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22

红毛与海哥一行人离开学校后直接往回家的方向走,贺天依旧不言不语的跟在后面,红毛更是纠结到不行,自己答应了要去给贺天做饭,可如今海哥在,他又不好张口说要离开,用什么借口搪塞一下好呢?说自己现在得去给那个混蛋做饭去了?靠,那显得自己也太贱了点儿吧!或者说自己有事先走一步?呵呵,傻子都知道自己是要去哪儿!怎么办?……要是爽约,别说明天了,红毛现在都觉得后背被人盯得发毛。

“那个……海哥,我今天其实……”

“别说话,我都知道,今天他不主动过来要你,你哪儿也别想去。”

“哦……那我看今天是不用去了。”

红毛自嘲的笑了笑,等贺天主动来找他?除非母鸡愿意在明天日出时站在山岗上打鸣。他和贺天的关系一直都是他主动,对方一直都是一副免为其难的样子,怎么可能同着这么多人来把自己带走?那种近似于浪漫的事红毛想都不敢想。

海哥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贺天不会拉下脸来上赶着红毛,反正自己和这么多人都在,贺天他纵是有天大的能耐也不会贸然行事,更何况他毕竟还是个未出世事的毛头小。

果不其然,贺天一个人跟在后面心里憋屈的要死,且不说一下午的好心情都烟消云散了,就单说这原本到嘴的一顿晚饭眼看着就这么越来越远,对于一向说一不二的贺天来说着实是个打击。可自己现在又不能意气用事的冲过去,先不想那帮“流氓”会不会放红毛跟自己走,万一他顺利的过去了,结果人家却不肯不跟他走,那可就他妈丢脸丢到家了,贺天目前还没想为了红毛做这么大的牺牲。

于是两拨人依旧一前一后的走着,看似没有变化,实质上各自都在心里盘算着下一步的打算:红毛依旧沉浸在两为其难的纠结中,贺天则飞速运转大脑,试图找到一个既能不丢面子又能吃上饭的绝妙点子,而剩下以海哥为首的所有人都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态旁观。

大家表面有说有笑的又走过了一个街口,海哥见后面那人依旧没有过来要人的意思,决定最后赌一把,便张口道。

“对了红毛,今儿咱们外面吃吧,大热天的让你做饭太辛苦了。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重庆老火锅,去不去?”

“去!!”

“欧耶!火锅!!~”

“加我一个!!”

“我也去!我也去!~”

还不等红毛回答,身后的弟兄们就已经炸开了,赞同声一股脑的把他的反驳给压了过去,红毛不傻,他知道他这帮兄弟三成是嘴馋,七成是纯粹憋着劲儿想堵心贺天,红毛再无奈的抬头看了看海哥那一脸奸计得逞的“岳父式微笑”,他知道大家这是在帮着他刺激贺天,随之又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比谁都了解这样做的无用性,以贺天对他的那点感情还不足以让对方做出这么大让步。

“海哥,那家火锅店坐地铁能到吗?要是能的话咱们坐地铁去吧,走着太晒啦。”

这时一个天天满脑子奇葩主意的坏小子张嘴了,这无疑是给贺天下的最后通牒,因为上了地铁可就没发接着尾行了。这个点子可谓深的海哥的青睐,可谓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

“能到!咱们就坐地铁去……哎!真好,前面就是一个地铁口。”

海哥一边说着,一边兴高采烈的拽着红毛往马路对过的玻璃房子走去,红毛从路边踏上柏油马路的一瞬间回过头,视线穿过人群正好落在贺天眼里,两人无声的对视了数秒。这短短的几秒内贺天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要炸开了,红毛用近似于悲伤的眼神看着他,说不出的让人心疼,那人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急忙的转过头去,脚下也准备迈起离开步子,贺天在那一刻从心底里崩裂出一个声音。

「那个人,是我的。」

“红毛!”

红毛在听见自己名字的一瞬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激动,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太多的情绪喷涌而出:惊讶、欣喜、感动、幸福,太多太多。他急促有力的吸了一口气,屏住,等待着下一秒自己期许的结果。

“忘了吗?……说好学校门口等我的。”

短短几个字,贺天用尽了所有的勇气才得以平缓的吐出,语毕便暗暗吞了口唾沫,嘴角也抿成了一条直线,不安的观察着对方的动作,忐忑的等着对方的答复。其实当他冲动的喊出红毛的名字时贺天就后悔了,回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这样被动过,这种把自己的尊严和面子都置之于别人手上状态简直难堪到不行,就算是有,也不应该是红毛。

“……啊,记得。”

红毛也在平稳了情绪后淡淡的开口,当他缓慢的回过头去时看到了贺天的表情,惶恐中掺杂着懊悔,但这已经足以让红毛满足,他明白这对于贺天来说是一个多么大的跨越,他对自己的认可也足以让红毛忽略后来的背叛。

“红毛,这是谁啊?给哥介绍介绍。”

对于贺天的大胆行为海哥也表示很是惊讶,他也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会来这么一招,态度虽算不上不诚恳,但再怎么说也的确张口邀红毛回去了,自己先前都把条件说出去了,如今再不放红毛走就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可是放人归放人,刁难也是不能少。

“……啊,他是贺天,我的……”

“死对头。”

不等红毛犹豫俩人的定位关系,与红毛关系最好的哥们儿就插了一句嘴,这个炮儿点的可谓震天响,当然啦,他那等同于火上浇油的三个字同时收到了:贺天想要灭口的眼刀、红毛看叛徒的目光和来自于同为“小舅子们”大大的赞赏。事后还被红毛授予了「炮儿王」的美名。

“呦,怎么让死对头放学门口等着啊,这是要约架的节奏呀?~”

海哥在心里狂笑之余迅速的顺着这个糟糕的开头继续下去,瞥了一眼红毛有些吃不消的表情,又看了一下贺天难得皱起的眉头,瞬间觉得自己这几天来的不爽都不见了踪影。

而红毛此时觉得心累到了一个无以言表的地步,先是海哥的重重难题,再是弟兄们的围追堵截,套路比比皆是,而自己却一吃一个准儿,可谓是十足的默契。

“不是,哥,我们……”

“我们是朋友,他们误会了。”

贺天再次开口,一声清澈的解释镇住了所有的杂音,大家分分看向这个少年,好看的五官中找不到多余的感情,非要形容一下的话,那便是冷淡吧。「朋友」二字的界限太过模糊,模糊的让人心寒,再多的付出只要顶上朋友这个称号也都显得那么理所应当。这算什么?是给红毛了一个交代,还是再次明确的否定了红毛的存在?这些恐怕连贺天自己都不知道。

“……”

“呵,朋友?”

对于贺天急转直下的温度,红毛选择了沉默,而海哥选择了愤怒,他冷笑着看向贺天,重复着对方刚刚大言不惭地挥出的“利刃”,他不知道是什么克制着自己不去上前爆揍贺天一顿,可能出于对红毛的疼惜吧,在红毛还没放下贺天之前做什么都是无用的,拳头即便打在贺天脸上,依旧也疼在红毛心里。等到红毛看明白想开后,他发誓要卸下这混账的一条腿。

“嗯……我们是…………朋友。”

红毛耗尽最后的力气挤出了一句话,没了期待也没了妄想,之前的一切都化成了泡影,爱再次成为了奢求,他也再次变回了那个在情感面前选择一味承受的胆小鬼,用自己的这点微薄之力来维系着最起码的平衡。而只有红毛自己知道,此时他的心已经所剩无几。

TBC.

评论(4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