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17

这边红毛已经被一大帮人簇拥着回了家,由于家里地方实在容不下四十来个大小伙子,所以除了海哥和关系好的几个哥们儿留了下来,剩下的大部分人都去了附近的网吧和游戏厅。就这样六七个人进了红毛家。

“脱鞋进来坐吧。”

一下子来个这么多人,红毛倒是无所谓,妞儿可就不乐意了,小东西跳到沙发上竖起了全身的毛儿,露出满口尖牙以示警告,和红毛在一起的这帮哥们儿都默默向后退了半步,胳膊上的口子才刚好,谁也不想来个新伤盖旧伤,而那些跟着海哥来的人却纷纷好奇的凑上去就要逗猫。红毛赶紧上前把炸了毛的小姑娘按进了自己怀里,自己家的小公主啥脾气他比谁都清楚,再怎么说这几个哥哥刚才也跟着海哥帮帮自己平了事儿,要是真的把人家弄伤了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妞儿!没事没事,过来,进屋去。”

“喵呜!!!——”

“乖了,听话。”

妞儿这边挣扎着想给入侵者来点教训,红毛这边极力镇压着,手上又是摸头又是顺毛的紧忙活,脚底下也三步并做两步的往卧室走,还没到达目的地,红毛就觉得自己腰上多了一条强壮的手臂,下一秒他便双脚悬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海哥环着腰原地提了起来,红毛此时的状态和他怀里的猫的姿态简直一模一样。

“别光说人家啊,你也给我进屋睡觉去。”

“唉?!等等等……海哥!把……把我放下啊!”

“乖了,听话。”

原搬照抄了自己的台词,红毛感到无力又无奈,仿佛在这一瞬间他能隐约体会到怀里小家伙儿的内心感受了,不在于对方是否出于关心,也不在于对方是谁……关键在于被别人拦腰拎着走实在太丢人了!……尤其自己还是个男人!

“不是……我……”

“你先去睡吧,我给你弄点姜水喝,等你睡够了哥带你出去吃顿好的。”

海哥大大咧咧的笑着,却不妨能看得出他眼里的关怀,红毛还没从这久违的温柔中反应过来,门板就被稳稳的关上了,红毛就这样不情愿的被推进了自己的卧室,外面那群不要脸的人们已经开始又打游戏又玩扑克了,这他妈是让人睡觉的节奏吗?换是谁还有心思睡啊?还不够他支着耳朵听外面轮到谁坐庄的呢。

“屋里还有只病号儿呐!不能小声点吗?!”

听着海哥在屋外元气的咆哮声红毛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嘴角不易察觉的向上扬了扬,眉心也不想以前紧锁着了。平日就他一个人,也怪冷清的,今天这样闹闹哄哄的反倒挺安心。5点多钟的夕阳从没来及拉上窗帘的窗口洒了进来,懒洋洋的把被单染成了橙红色,小猫窝在阳光里乖乖的睡了。

大概也已经习惯了屋外的笑声和打闹声吧,红毛突然感觉十分安静,并不是环境,而是自己的心境,毫无睡意的他坐了起来,觉得是时候平静的思考一下自己的事了,自己是不是该放手了呢?总被人打脸的感觉真的不好受,那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让原本的爱慕变了味儿,现实的冰锥已经把他的心脏扎的千疮百孔,是否应该学聪明点了呢?且不说高人一等,起码要知道自我保护吧,再这样下去自己就真的会被无情的炽火烧的体无完肤了。

昨晚的记忆依旧清晰无比,虽然大部分都是些不完整的片段,但剩下那部分他想都想得到发生了什么,无非是不带感情的贯穿和泄孖欲罢了,与他醒着的时候没有任何差别,从某种角度上讲昏过去倒是一种不错的解脱,哪怕只是暂时的也好,他的心脏需要休息,总不能让它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痛吧,那也太不人道了……是时候给它放个小长假了,让它跳动回到原来的频率,那个还没爱上时的频率。

就在这时,门被悄悄的推开一个小缝,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端着个冒着白烟的杯子蹑手蹑脚的往屋里挪,由于开门的原因外面的嘈杂声瞬间放大,海哥赶紧又把门关上,转过身来这才发现红毛正坐在床上看着自己,吓得他差点把杯里的热水全都浇在自己脚面上。

“哎呦我去!你也太他妈吓人了!醒着咋也不吱一声?我还以为你睡了呢!”

“哈哈哈哈哈哈……吱。”

“你丫现在才吱,晚啦!”

“哈哈哈哈哈哈!”

海哥明明这样威猛的一个男人在刚刚进门时那种小老鼠的既视感实在有些可爱,别看海哥这样,在生活里还是一个挺细致的人,很多细节都会体贴的顾及到别人的感触,莫名的暖心。面对这样一个大哥,红毛很不给面子的笑喷了,眉头舒展开来,两排白牙整齐的露出,真的很久没这么发自内心毫无顾忌的大笑了,心里的阴霾也消去了大半。

“还有脸笑。怎么不睡会儿?”

“啊,下午一直在睡,现在不怎么睡的着了。”

“行吧,那你就趁热先把这个喝了,大小伙子出出汗就什么病都好了。”

“嗯,谢谢海哥。”

海哥顺着床边坐下,把姜水递到跟前,红毛乖顺的从对方手里接过那个烫手的瓷杯,嘴唇放在杯口处轻轻的往里吹着气,热气蒸腾着红毛的额头和鼻尖,暖暖的很惬意,姜的辛辣也在这份暖意中柔和了许多。海哥隔着一层薄烟定定的看着红毛所有所思的侧脸,偏瘦的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和无力的倦容,让人看着就担心,海哥最终还是把心里一直想问的话说出了口。

“出什么事了?”

“哎?!”

“我看你眼里都没光了,还特别爱走神儿,怎么了,最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红毛闻言浑身一震,好似做了错事的孩子被家长抓包时的尴尬和恐惧,他惊讶的头看着一脸严肃的海哥,在有些不安之余也在感叹对方敏锐的观察力,和以前一样,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哪怕敌人多瞥一眼地面,他也能读出对方的居心。

“…………挺……挺难以启齿的。”

“傻小子,跟哥有啥不好意思的,哥那点儿破事儿你们不都知道吗?我啥时脸红过啊?”

红毛从未奢求过让别人替自己分忧,父母都在忙自己的事,自己也不好打扰,再说青春期感情这些搝事还是自己消化为好,心事不是别人能帮的了的。但是如今海哥问到这了,自己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及,红毛突然想把自己的委屈说出来让眼前这个人安慰。

“要是说……我是说如果,我喜欢的人……啊……怎么说呢……对方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是非常喜欢,我……”

“谁啊?喜欢就可命的追啊!哥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嘛?管他什么身份地位的呢,你不是喜欢吗?喜欢就拿着!大不了把情敌揍一顿,哥替你去!”

“不不不不不!哥你先听我说!……他俩没在一起,我俩……我俩现在姑且算是在一起吧,他就是单恋那个人……现在依旧喜欢,跟我在一起……心里眼里也都没我。”

红毛越说越小声,到后来他都怕自己的声音在发抖被海哥听出来。

“唉……这都正常,你不能气馁,你想啊,咱们这种混混人家能跟咱在一起就该知足了,感情这种事啊,就需要时间的历练,你看我跟嫂子,当初多少人追她,一个个都是知识分子,都是富二代,那又如何?到头来不还是跟我在一起了?我当初就是……”

红毛见形式不妙,赶紧打断了海哥的话,海哥只要一提起嫂子的话题就根本停不下来!海哥当年以他坚持不懈的不要脸精神,横扫千军万马打败了所有强敌最终追到嫂子的光辉事迹他都听了近百遍了。虽然不想扫海哥的兴,但红毛真的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用教育开导的幌子来虐自己这个一无所有的人。

“我知道,但是……那个人……我喜欢的人是个男的……”

“…………哎呦我日。”

TBC.

评论(37)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