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段子集锦 3( •̀∀•́ )


#段子11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片森林里住着一只红毛的狐狸和一只黑灰色的狼。


之前经常看到它们俩撕咬成一团,打的两败俱伤,后来久而久之的,它俩的关系变好了许多,总是形影不离的混在一起,出双入对。


可近一个月不知怎么了,总看不到狐狸,只能看到狼独自出入。


一天中午,红狐狸懒洋洋的躺在山洞里补觉,不一会就看狼蹑手蹑脚的走进来,把嘴里叼着的两只鸽子放在狐狸跟前,又舔了舔它毛茸茸的红耳朵,算是唤醒它起来吃饭,狐狸睡眼朦胧的半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跟前儿的鸽子后一脸嫌弃的又闭上了眼接着睡。


狼一脸无奈,只好又掉头出了洞口,再回来时嘴里多了只兔子,把兔子放在鸽子旁边,又用鼻子把东西往狐狸跟前推了推,谁知这次对方连眼睛都没睁,只是抖抖鼻子嗅了嗅,便扭头接着睡,完全没有要吃的意思。把气的狼没辙没辙的。


第三次打猎归来,狼的背上扛着一只小鹿,没了耐心般的丢到狐狸跟前,不轻不重的咬了口那对儿红色的尖耳朵。狐狸皱着眉头甩开狼,看到地上的大餐才露出喜色。


狼被累的有些喘,趴在不远处看着狐狸美滋滋的掏着小鹿的内脏,自己气哼哼的嚼着鸽子腹诽着:


“操!这么折腾我!要不是看在你怀孕的份儿上,早就收拾你了!”



#段子12


(段子7的下半部)


自从上次骗见一说家里养了鹦鹉,那个白痴就一直缠着贺天要去他家看,如今要是再解释说是谎言就实在太没面子了,所以我们贺天大少爷本着“老子就是有钱!哎!就是任性!”的原则,真的买了只红色的金刚鹦鹉回家,又怕它寂寞所以多买了只一身漆黑的巴哥鸟。


一直吃闭门羹的见一听说终于可以去贺天家了,高兴的不行,约了展正希周末去贺天家玩儿。到了后才发现红毛也在,见一倒也没多想,一心只想着逗鹦鹉玩儿。


令见一奇怪的是,不管见一说什么,鹦鹉总是回他这么几句:


“混蛋放手!混蛋放手!”


“你有病吧!你有病吧!”


“给老子滚开!给老子滚开!”


那鹦鹉不但表情很凶,嗓门儿超大,语气也特别有中气,听起来熟悉的很,总觉得很想某个人,但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它学的是谁。见一回头朝客厅里打游戏的三个人抱怨。


“喂,贺天,你家鹦鹉也太凶了吧?!怎么就知道骂人?你就不教它说点别的?!”


“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它就那样儿!我可没教它,这是耳濡目染~再说了,它没咬你就不错了!~”


贺天指桑骂槐的看了看在旁边正吃薯片的红毛,收到对方一记眼刀后美滋滋的继续和展正希打怪兽儿。后来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贺天又淡淡的补了一句。


“那巴哥其实会说话,但就会那么一句。”


还不等见一问他是哪一句,鹦鹉又开始没完没了的循环那三句话,吵的不得了,此时一直忍着没开口的巴哥学着很像某人低沉沙哑的男声呵斥道:


“再废话,操孖飞你哦!”


之后,全场寂静。


————————————————————————————————————


过了两个星期,见一又想去贺天家逗鹦鹉了,虽然说上次大家都挺尴尬的,不过他还是觉得鹦鹉骂街特别搞笑,所以再次去求贺天。


“没戏了。”


“……哎?为啥?”


“…………那天你们走后红毛就把那俩丢人现眼的东西给炖了……”




#段子13


小俩口的房事往往伴随着小打小闹,这都很正常,再加上男生之间又都爱贪图嘴上的小便宜,导致贺天和红毛每次爱♡爱都各种费劲。


“嗯嗯嗯……啊!……你……你慢一点……啊!”


“呵……说句好听的,说了就慢点。”


红毛吃力的承受着贺天一下下凶猛的撞击,好不容易低声下气的求他,他倒蹬鼻子上脸,还要说什么好听的。


“不……哈啊!……不会!”


“不会?不会我教你啊~”


“……”


不要脸!老流氓!死变态!这么大言不惭的人真不多了,自己就这么好运摊上了一位,红毛都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别的也就不难为你了,喊句老公就放了你~”


“我靠!你他妈哪儿看出不为难我啦?!”


红毛彻底爆发了,贺天这厮真心不能忍,哪有让人喊他老公的?这不是分明要占自己便宜嘛?!


“叫老公怎么了?这是爱称。”


贺天本着「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基本原则,无休止的刷着下线,一脸委屈不说,歪理生生被他说得名正言顺。


“那你叫我爸爸好了!这也是爱称!”


“……你这是占便宜好吗?”


“那你认为叫老公不是吗?!”


“……”


“……”


双方僵持不下,谁也不肯示弱,贺天怕失了好好的性质,只得先做出让步。


“那……我要是喊了你也得喊。”


“一定!骗你是小狗!”


“……那少喊一个字行吗?”


“行啊!”


少一个字叫爸也行啊!眼看要占大便宜了,红毛每个感官都兴奋起来,两眼放光的等着认儿子。


“……欧巴。”


“……”


“该你喊了。”


“…………等等等等等等!……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没有不对啊,我喊完了,该你啦。耍赖是小狗!~”


“……不是……那个……意思貌似不一样哎?”


“一样。”


“不是……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突然又……嗯!哈啊啊啊……”


“唉……我就当日了狗了!”



段子#14


浴室传来噼里啪啦的水声,那是无数小水珠从一人多高的地方落下砸在瓷砖上的动静,同时也砸在贺天的心里,痒痒的。


嗯,红毛正在里面洗澡。


「扣扣扣」


“干嘛?!”


对方不耐烦的声音并没有让贺天减少半分积极度。


“媳妇儿~我进去洗个手~开门了呦~”


没给对方拒绝的时间,贺天果断的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叔叔给他的这套房子没有精装修,只是铺了地板,洗手间和洗浴间的隔板也并没有按,贺天想着反正也是自己住所以也一直没有在意,如今看来……真是做对了!一开门迎面扑来的热气模糊了贺天的视野,但5秒后他便隐约的一片白雾中捕捉到了一个修长的剪影,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逝去,眼前的人影也越来越清晰,直至最后坦诚相见。


“贺天你丫有病吧?!洗个手去厨房洗啊,又不是没有热水!”


“但那里没有洗手液啊~”


“……”


贺天不紧不慢的洗着手,红毛发誓这是他见过贺天洗得最慢的一次……他丫绝逼故意啊!!话说贺天那骇人的视线是要吃了他吗?


“洗完就赶紧给老子滚出去!”


“好好好。”


看着贺天从外面把门带上了,红毛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这就平安无事了,谁知……


“媳妇儿!~我进去那点纸,擤鼻子~”


“外面不是有纸吗?!”


“唉?是吗?我没找到~”


“……”


“媳妇儿!~我进去给手机充个电~”


“我靠你想电死我吗?!话说外面的插座还不够你用的吗?!”


“外面的都在用~”


“……”


“媳妇儿!~”


“媳妇儿~”


“媳妇儿……”


……


自此红毛决定以后再洗澡一定要回家洗!



段子#15


此时正是大课间,贺天趴在课桌上补觉,迷迷糊糊听见了红毛的声音。


“……贺……宝儿……给我。”


大脑在下一秒瞬间清醒,抬头向声音的源头搜寻,果不其然看到红毛依着后门门框向自己勾手指,这也太……大胆了些吧?!


“你……你要?”


“……嗯,要。”


“唉?现……现在?”


贺天难得结巴了一回,与其说是紧张的不如说是激动的,毕竟红毛这样求欢还是头一次,还在学校这种地方。


“不然呢?”


“……这么急?”


“当然急啦,不然找你来干啥?”


红毛不耐烦的指了指自己的裤子。


“你动作快点,它快挺不住了。”


这都把肉喂到嘴边了,要是再不吃贺天都看不起自己。于是快步走向红毛,贺天环顾四周发现没什么人于是肆无忌惮的吻了上去,红毛显然受到了惊吓,迎面给了贺天一个耳光。


“卧槽!……你……你有病吧?!”


“……搞什么?……是你先勾引我的吧,事到如今又说这些?!”


贺天也被打蒙了,他完全不理解红毛前后态度反差的原因。


“勾引你妹啊!我找你要个充电宝也算勾引?!贺天你丫精孖虫上脑了吧?!”


“……哈?充电宝?!”


贺天一脸惊讶让红毛更火大了,从校服裤口袋里掏出手机按开屏幕,把显示着电量的页面伸到贺天眼前。


“就剩4%的电了,刚刚不是都告你了吗,它快挺不住了!能不能好好听人说话?你的耳朵是装饰品吗?!”


“……”


我就知道……这个人就是欠孖操!


评论(20)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