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13


“呼!——痛快!跟你打球真的需要全力以赴啊,尤其是one on one。”


“你玩儿高兴了就好,那我先回去了啊,明天见!”


“回见!”


还没等见一收拾好东西,贺天已经提前一步跨出了球场,原本说好就打半个小时,结果俩人越打越尽兴,一下忘了时间,等贺天下意识看表时已经8点半了,打球带来的愉悦瞬间转化成了惊慌失措。


出校门贺天立马打了一辆车,原本步行需要十几分钟的路程压缩成了三分钟,起步价都没用完,但谁还在乎呢?他现在只纠结那个傻子是否真的一直在外面等了他两个半小时,一路上一直在自我安慰着,告诉自己他没那么傻,不可能一直干等着,肯定先离开了。但当他出了电梯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蜷缩在自己家门口时,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他就在那儿。


贺天的步伐开始变得沉重,不到十米的距离仿佛要再走上两个半小时,不想去面对,自己头一次理亏,他这才发现胸口处迸发出的不仅是惭愧,而更多的是隐隐的痛。看着那个跟自己同龄的少年依着门板圈着双腿坐在地上,低着头戴着耳机闭目养神,怀里好像还抱着什么。


“那个……呃……久等了。”


“……嗯?……嗯。”


看着红毛缓缓站起来,贺天并没有伸出手拉他起来,因为他觉得那样太作作了,自己犯错后突如其来的温柔恐怕只会引来对方更多的厌恶。


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贺天十分安静的开门,走到屋里才回头去看对方,进门之前他都不敢看红毛的脸,今天的他尤为害怕看到别人悲伤的表情,见一也好,红毛也好。好在红毛一脸茫然,与其说是没有悲伤,倒不如说是没有感情,抿直的嘴角,半垂下来的眼睑配上难得没有狠狠皱起的眉,贺天看着这样的红毛,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如果红毛是一只满身是刺的蔷薇,那么那个将花连根拔起,又将尖刺一根根削掉的人就是他贺天。在手心里肆意蹂躏,直至对方枯萎褪色。不知从何时起,那个人在自己面前不再活泼好动,不再血气方刚,不再脾气火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在自己反复贯穿他而喊着别人的名字时,还是在自己用看玩物的目光审视他时?或许比这些都要早,写满了利用的冰冷面孔,充斥着不在乎的淡泊谈吐,这一切早都让那个人心灰意冷。


“……那个……”


“我带了饭来,你要是饿了,我就给你热热……等你这段时间,可能有点儿凉了。”


看着红毛轻轻的把手提袋里三个乐扣饭盒放在厨房台面上,红红绿绿的菜给饭盒罩上了一层朦胧的哈气,想象得出菜在刚出锅时的热度。原来……他刚刚抱在怀里的是这个啊,是怕冷掉才……此时贺天有些不忍心继续往下想,过多的信息纷纷指向自己的良心,这也是他头一次懊悔当初没有把家里的备用钥匙给红毛,头一次自责自己的不守时。


“……那个,我还不是很饿……”


——不是的,其实我已经饿疯了。


“……你吃了没?坐下待会儿……”


——留下来,让我好找机会弥补你一下。


“……那个,你看时候也不早了,要不今天就住下吧。”


——留下吧,让我发自内心的疼你一次。


“不必了。家里还有事,必须快点回去。”


红毛并没有理会贺天的反常,心里只想着家里那个小家伙还在等着他呢,虽然出门前喂了食,但他实在不放心把让它一个人待着,毕竟那小鬼玩儿了十分钟后自己就收拾了一下午,要是放任它玩一晚上,明天他就干脆搬家算了!


“等你饿了就用微波炉打一下吧,记得把盒盖打开。那,我先回去了。”


“今天就住下吧,我……”


“不了,家里还有要照顾的家伙。”


看着红毛转身就往门口走,那个没有留恋的背影和梦里的重合,红毛背对着他在玄关换鞋,丝毫没有察觉到贺天一瞬间崩塌的表情。好不容易耐下性子留他,他心里却在担心别人,真是岂有此理!


尴尬中掺杂着愤怒,不甘中透露出委屈,贺天几大步来到跟前一把抓起红毛的后衣领,生生将他提个起来。说走就走?你拿我贺天当什么了?你出去问问有谁敢这么无视我说的话?有多少人做梦想进我家门你知道吗?你如今就这么一脸轻松的说走就走?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规律!!


“呃!……放手!!咳咳!你有病吧?!”


贺天突如其来的动作使红毛措手不及,领口深深地卡进他的脖子里,气管被挤压,呼吸不畅让他开始奋力挣扎着站起身,可惜不等红毛转过身去看清贺天的脸,一拳就毫不客气的招呼上了他的小腹。靠,痛的要死。红毛本来今天就没吃什么东西,下午又被雨淋了个透心凉,切不算一下午高强度的打扫,就说坐在通风度很好的楼道里吹了两个多小时,现在能站着走路就已经是一种体质强健的表现了。哪经得起这么结实的一击?


“唔!!——”


贺天一把扛起瘫软下去的红毛,大步流星的朝屋里走,途中肩上的人并没有再挣扎,却能感受到微微的颤抖,对方也没有像平时那样破口大骂,只能听见粗重的喘息声。是自己下手重了?哼,管他呢,不疼的话他下一次还是记不住。


红毛被粗鲁的扔上床,小腹传来的痛感让人难以忽视,双臂紧紧的环着胃,将身体蜷缩成一团,整个人在隐隐抽搐着。而贺天则以一条腿跪在床边一条腿站在地上的姿态,居高临下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呵呵,活该,这就是忤逆我的下场,用身体给我看看的记住!


“要做……就赶紧做,我……唔!我急着回家!”


红毛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断断续续的一句话,额角已经布满了细密的冷汗,而那双眸子却丝毫没有软弱或退缩,反倒提炼的只剩一股说不尽的煞气,配上一层朦胧的水雾,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深度。


“好!这可是你说的!!”


如果说上一秒贺天是愤怒,那么现在的贺天真的动气了。


是去是留,尽在命中。


TBC.


评论(24)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