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30

「上期提要:贺天下课后发现红毛和一女生发生冲突,生怕计划失败于是想假装教训红毛一顿,没想到红毛正想借此机会和自己断绝关系,于是眼睁睁看着推开自己的红毛夺门而出。」

被红毛推开的贺天因为脚下没站稳,半依半坐在一个同学的桌子上,手还支着桌角。等楞在原地的贺天反应过来时,已经是三两个红毛的兄弟越过自己去追红毛的时候了,贺天没有忽略那帮臭小子刚刚与自己擦肩而过时的表情,有的一脸嫌弃,有的,还有好想在说“活该”的,反正中心思想都是自己不招待见。但是现在不是去在意别人眼光的时候,眼前最紧要的问题是红毛刚刚的态度,这态度……这态度也太他妈不对劲儿了!我说啥了?我尼玛还啥都没说呢,他就这样,至于吗?吃枪药啦?!真有意思!

“贺天……你没事吧?”

那个女生怯生生的走过来碰了碰贺天的,即使她平时常常被别人说不会察言观色,但是现在她也能明显的看出贺天的脸色真的不是很好。如果贺天是条狗,估计现在的獠牙已经龇出来了。

“嗯……我没事。”

贺天不自觉的和女生拉开距离,换做以前可能他可得被女生簇拥着,但是现在他心里好像总有些芥蒂,想是在守卫着一份最起码的初衷,当然了,他并没有让女生感到自己有所疏远,这种尺度他向来把握的很好。

“你别生气,我这几天就叫我哥来,到时看他还能怎么牛气!”

女生愤愤的喊着,完全没有在意会不会被班里的人听到,贺天也完全没有拦着的意思,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大家都知道她要找人算计红毛,知道的人越多,后期做证实就越方便。原本现在门口的见一刚想走进来,贺天抬头赶紧挑眉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似懂非懂的离开了。

贺天不想让见一现在出现频率过高,之后还有一大堆重要的工作等着见一去做,如果让他现在过多抛头露脸的话,之后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需要让所有人到最后全部干干净净的撤出来,当然啦,要留下这个女生和她的好哥哥。

“嗯,那就后天吧,那天下午有自习,好办事。”

贺天不瘟不火的说,音量也不大,他盘算着什么时间下手方便,后天这几个班的最后一节课都是自习,班长盯班,老师们只是时不时在楼道巡查,即便当时他不在班级,也可以称是去厕所了,不会引起什么怀疑。

“行!没问题……但是……我哥他们怎么进来啊?”

女生困惑的皱着,贺天之前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如果借校服的话太不实际了,对方至少有七八个人,现在去借几套校服倒是不难,只不过这样波及的人会很多,到最后统一口供更麻烦……不穿校服唯一的弊端就是太显眼了,到时候必须速战速决,保证在引起大骚动之前快速接头把“事儿”办了才行,没办法,拼一把。

“这点儿小事就交给你哥吧,你们有的是办法进来,我想他们当年肯定也不是总走正门进学校。”

上课预备铃准时的响了,贺天悠悠的笑着跟女孩告别后,便转身走出了红毛的班,在走到自己班的后门时,他回头看了看楼道尽头的楼梯间,听说那个人经常在楼梯拐角处偷偷抽烟,那家伙就不怕被发现吗?现在他也在那里吧?说不定正和他的小兄弟们骂着自己呢。想到这儿贺天忍不住把身体转向那个方向,想去看看他,想知道他现在是怎么评论自己的,想告诉他自己的真正意图,想……

“贺天,上课了,快回座儿。”

站在前门准备进班的老师打断了贺天的思绪,同时也止住了他向红毛靠近的下一步动作。贺天呆愣在后门处开始纠结起来,有无数个能暂时不进班的借口在脑子里盘旋着,比如一句简简单单的:“老师我肚子疼,现在想去趟厕所。”此时却一直梗在喉咙处说不出口,这句谎言之前为了别的事说过无数次了,但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难以启齿过,就在嘴边却又屡屡退缩,不是害怕老师的责备和质疑,而是怕看到红毛对自己有更多的抵触情绪。

贺天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在关键时刻特别会表达感情的人,这不是他的错,这是他们贺家男人基因里自带的:无论是少言寡语的祖父,还是惜字如金的父亲,再或者是那沉默寡言的兄长。他们在辩论会上不曾输过,他们在生意谈判上也从没有让自己的利益减少过丝毫,唯独在人与人真情流露的时刻选择了沉默。这也是贺天常常感受不到家庭温暖的原因,没有人会在言语上对他表示关心,哪怕问问自己的成绩也好,不过很遗憾,他们张口提及最多的,都是自家事业的发展和继承。不得不说人这种生物还是要不断的通过语言交流来互相理解彼此,就算心里再怎么在乎再怎么关心,不说出来没有人能耐着性子去揣摩。

“老师,我……”

我不想再失去这次机会了,我怕错过他后再也找不到比他更爱我的人了,我想为他做点什么,用行动而不是承诺,这也是他的一贯作风。

“我这就回座。”

贺天乖乖的朝老师应了一声后便拉开了自己班的后门,最后还是忍不住便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等到后天一切的麻烦就都能告一段落了,红毛你可要等着啊,等着我去找你,我可不许你先离开我。

TBC.

评论(2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