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29

红毛放了父亲的电话后就原封不动的躺在长凳上睡着了,而当他嘴里犯干突然想抽根烟时,那已经是睡醒以后的事了。原地不动在身上摸索了半天后,红毛这才发现烟和打火机被放在外套口袋里了,而外套应该还在教室。妈的,还得回一趟教室,真麻烦。

等红毛走进楼道时才发现现在正赶上下课时间,同学们因为各自的原因全都在楼道里来回走动着,于是他选择低着头默默的往自己班的方向走,不同款式的运动鞋在移动的视野中快速的变换着。红毛压根就没打算看路,一方面是因为回班的路早已成为一种习惯;另一方面是因为如果真有人撞上他,那正好,老子现在的心情简直就他妈是找茬打架的最佳状态!

通过刚刚的那一觉,红毛得以重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对于之前自己与贺天的相处模式,他也做了反思,这样下去自己早晚会因为气结而英年早逝,与其那样不如选择好好活着,说让他立马放下贺天不太实际,毕竟要是能放下他早就放了,也正是因为喜欢到了那个程度所以才会有烦恼。但是红毛突然觉得他的世界里不光有贺天,还有朋友还有父母,还有很多需要自己去回报和感恩的人,自己如果一直将爱丢给一个没有回报的黑洞,那就太对不起其他关心自己的人了。

想通了,所以,红毛决定:近期先咬咬牙,不能再主动和贺天纠缠了,只要忍过这一时,说不定后面还有更好的在等自己呢……好吧,虽然目前来看,能比贺天还对自己口味的人不太好找了……但这不是自暴自弃的理由。

“哎呦!”

“呜。”

眼看要进班了却和别人撞了满怀,一抬头,是自己班的女生,虽然不太记得对方叫什么,但是仿佛有一些印象,好像她哥也曾经是这个学校的不良少年,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这个女生每次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太友善,跟要剜下自己一块肉似的,你看,她现在看自己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嫌弃。虽然红毛不记得有得罪过她什么……嘛,算了,没几个看自己顺眼的不是?正常正常。

正当红毛安慰着自己别去和一个女生斤斤计较时,对方一句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他听清的「妈的真恶心」传入了耳中……我去!他妈的,老子长得就这么像好脾气的人吗?真有意思!

“喂!你给我站住,你刚骂谁呢?!”

红毛回过身一把抓住对方小臂,正准备和这个女生理论理论,突然发现眼前一个熟悉身影,见一。学校的布局跟传统,高一总共13个班级从楼道尽头开始依次左右排列,这就是说一班挨着三班正对二班。同理,三班挨着五班正对着四班,一三五单数的班级在楼道左侧,双数的在楼道右侧,这就造成了一班的贺天、三班的见一和在五班的红毛其实都只隔着一堵墙,传说中的后门挨前门儿。

见一依在自己班的后门门框上玩儿手机,而红毛和女生现在正站在自己班的前门儿处,这个距离怎么也说不上远。原本在专心刷朋友圈儿的见一被红毛过大的声音所吸引,一抬头就看见他满脸凶恶的抓着一个女生,最尴尬的是红毛也抬头看向了自己,不知是不是见一的错觉,红毛的表情在看见自己后好像变得更难看了。

“靠!”

红毛瞬间觉得以后出门得记着看黄历,今天还真是把倒霉事都遭尽了:大早上莫名其妙的被拉到德育处,还差点儿记大过;想替贺天背锅,还被对方说是多管闲事;难得给老爸打个慰问电话,结果被一语道破是单恋无果;泛着烟瘾回班取烟,还被自己班的女生明目张胆的挑衅;最后想发个脾气吧,还遇见最忌讳的情敌……可以的可以的,今天就不该我出门儿!

红毛放开女生转身回班,他现在只想静静的去抽一颗烟,别无他求。可惜现实总是事与愿违,俗话说的好,福不双至祸不单行,老天从来不嫌事儿大。不知为何红毛又隐约听见了贺天的声音。

“干嘛呢?一脸茫然的杵在这儿?”

其实贺天本想去个厕所,结果发现见一和刚刚与自己聊QQ的那个女生站在一起,女生满面厌恶的说着什么,见一也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两人还时不时往红毛的班里看去,像是在议论着谁。看到这一幕贺天忍不住走上前去凑个热闹,先是揉了揉见一的头,之后又立刻换上标志的笑容朝女孩一笑。

“俩人说什么呢?这么苦大仇深的。”

“啊,贺天,刚刚那个红毛……”

“贺天,刚刚莫关山那家伙……”

贺天刚问完话,两人就异口同声的抢答,结果换来了一个尴尬的对视,见一礼让性的一扬下巴,示意让女生先说。

“啊,那我先说了……莫关山那家伙刚刚撞撞完我不但没道歉,还抓着我胳膊乱吼,你看这儿,都被抓红了!”

贺天扫了一眼女孩卷起的袖子,换做平时他连理都不会理,但现在是特殊情况,这个女孩可是最后致胜的关键,于是贺天安慰性的拍了拍她的头,趁着女孩低下头脸红心跳的机会赶紧探头往教室里看。

与此同时,红毛走到自己座位上找到了烟和打火机,还没来及跟走上来的弟兄们打个招呼就听见班门口传来了那个女生矫情的鬼叫,说什么自己抓疼了她?呵呵,要不是见一在,今天他非卸下她一条胳膊不可!

“老大,德育主任找你什么事啊?怎么去了这么久?”

“啊……倒也没说啥,我去后操场躺了会儿才回来的。”

“嘿,你倒是逍遥,还让我们几个白担心你……哎?那不是贺天吗?他怎么又来了?”

红毛顺着哥们儿指的方向回头看去,正好对上贺天看过来的视线,火光电石间红毛好像被对方的视线所灼伤,那是他没见过的神情,不是焦虑又好似饥渴,怎么形容呢?嗯……应该是迫切吧。他用旁边人都听得见的声音咽了一口涂抹,迅速的把烟和打火机揣进裤兜之后,便假装镇定的直直走向贺天。借这个机会做个了断也不错。

贺天以为红毛会像往常那样逃避自己,没想到他竟笔直的走了过来,换做别的时候可能会有几分欣喜,可是现在那个女生在自己旁边,贺天怕红毛表现出和自己很熟,那就不妙了。贺天利用红毛靠近的短短几秒快速的调整好情绪,让自己的表情显得不悦一些,起码先应付过去再说之后的。

“咳,我说,你怎么对女生这么……”

贺天在干咳一声后故作严肃的开了口,一只手也下意识的想要去拦住走上前的红毛,红毛一路上都没抬头也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还不等他把后半句话说出口,红毛就用手肘抵住了贺天的胸膛向外推去,贺天被突如其来的“防御”弄的一趔趄,与此同时他和终于抬起头的红毛迎来了第二次对视。他从那双带着细微血丝的双眼中看到了疲惫和决绝。

与旁边两人的惊讶有所不同,贺天突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有种什么东西要脱手而出的感觉。红毛完全无视掉了周围的窃窃私语,眉头虽然紧皱,眉尾却轻微的颤抖着,他不想让贺天在继续说下去,他怕这个男人在最后一刻再伤自己一次,与其那样,还不如主动一次,哪怕是最后一次,他也想帅气的让贺天难堪一把。

“都滚开,你们这帮人渣别他妈挡老子的路。”

TBC.

评论(4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