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27

贺天从德育处出来后,大脑就开始快速运作起来,接下来就是拼脑力的时刻了,他现在需要一个周密的计划:不管是摆脱抽烟的处分,还是重新建立与红毛的关系,这两个事需要同时进行。准确来说,应该是相互促进发展,如果能一箭双雕那就完美了……唉?等等……貌似还有这么一个办法,既能把抽烟的锅推给别人,又能让红毛对自己重拾信任。实行起来有难度,不过值得一试。

贺天这么想着,于是针对这个初步的决策开始了细致的规划,为前因后果一步一步的设套,中间牵连的人越少越好,人多口杂,都好选自己信得过的……不过怎么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可千万不能出岔子。

再看另一边,红毛憋着一口闷气,哪还有心情回教室上课?索性直接遛到了后操场。上午的阳光没有下午的那份温柔和慵懒,接近十一点钟的空气里带着一股炽热,让人有些烦躁的很。红毛溜溜达达的坐在后操场的长凳上吹风,手上和衣服上都洒着摇曳的光斑,红毛有些失神,恍然间想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捡到他家小东西的地方。

红毛掏出手机,他突然很想看看相册里小猫的照片,就像是突然想孩子的父亲一样。可是打开解锁后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之前没有关闭的通讯录,而位居榜首的「爸」格外醒目……话说,自己有多久没给那老头子打电话了呢。红毛这样想着,手竟鬼使神差的按下了拨号键。

在等待电话接通的时间里,红毛心里忐忑的很,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又不舍得撂电话,他总是暗示自己再等一秒,下一秒再不接就挂了,直到听筒里传来「咔嚓」一声,紧接着就是那句让他怀念的:

“喂?儿子?”

“…………爸”

红毛听到自己老爸的声音后不知为啥有点紧张,畏畏缩缩的回应了一声,心里却在纠结接下来该说什么,在自己软弱或者迷茫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去依赖别人,所以红毛刚刚打电话过来说白了只是想说出来散散心罢了,可事到如今真到了眼前,又有点不好意思了。

“怎么啦?突然这个点儿打来电话?我正忙着呢。”

红毛把手机从耳侧拿开,看到屏幕尽上方显示着10:45,这的确是后厨正在为午饭做准备的时间,忙也是当然的。

“也没啥事……就是想问问您最近怎么样了 。”

“少来,我这儿忙着呢,有啥话赶紧说,你小子是不是没生活费了?”

“不是,那个……就是,问问您……爸你,是因为爱我妈所以才和她结婚的吧?”

“这他妈不是废话吗?!…………你小子为什么这么问?”

这一句话无疑把红毛老爸瞬间问蒙了,老人家开始反思自己最近是不是太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让夫妻间产生了这样的猜疑。这问题是孩子他妈让这小子问的?还是这小子自己看出什么不对劲了?不对啊,我一有时间就和他妈通电话啊,昨天打电话时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啊?什么情况?!

“没什么,只是不明白,一定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吗?换句话说,喜欢就一定要在一起吗?喜欢却在背后一直看着,算懦弱吗?爱……就一定要得到吗?又或是选择成全?”

“……你小子,谈恋爱受挫了啊。”

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最了解儿子的果然还是父亲,刚刚还被红毛吓出一身冷汗的老爸如今终于知道自家儿子到底想说什么了,不就是搞了个小对象嘛,直接说不就得了,还神秘兮兮的绕这么多弯干什么。不过听这个问法,看来进展的相当不顺利啊。还有就是,成全是什么鬼?有情敌?现在的孩子们怎么这么会整幺蛾子?

“啊……嗯,也不算吧。大家都没说明白,对方也没拿我当恋人,就是我一个人在这儿瞎想。而且真要坦白的话……我也不觉得自己有很大希望。”

红毛仰躺在长凳上,没拿电话的那只手枕在头底下,一只脚垂下来悬空的晃着,另一只则翘在椅背上,姿势显得既轻松又有些不雅,却有种很符合红毛的感觉。长椅旁的大树为他挡光遮挡了大部分阳光,而少数却从空隙间漏了下来,树叶遮挡形成光斑在红毛的脸上、头发上、脖子上悠闲的跳动着,光照下的皮肤闪耀着诱人的白皙,时而晃到眼睛的分外刺眼,红毛索性闭目养神,听着电话那头传来了低低的笑声。

“呵呵呵,你果然是我儿子。要是有十足的把握,那个人你恐怕就不这么吸引你了。”

“……也就是说我和您一样贱呗。”

“小混球!怎么说话呢?这叫征服欲,是男人都会有。”

那贺天他妈的怎么就面对我没有点儿征服欲啊,红毛不禁腹诽。转而一想,他对那个见一没皮没脸、锲而不舍的劲头到真是有点征服欲的意思。想到这儿,红毛感觉整个人都卸了劲儿,太阳暖暖的在眼皮上跳动着,隔着眼皮能看到橘红的柔光。

“虽是这么说,不过你也没必要因为这种事让自己窝窝囊囊的,行就行,不行拉倒,哪有什么非她不可的事儿,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就知道瞎折腾,什么海誓山盟的,有什么用?这个世界上谁没了谁都过得了。你们还有现在所谓的喜欢,就是贪心罢了,贪图对方给自己的感觉,这种事急不得,你自己找感觉吧。”

还没等红毛想好说啥,那头的老爷子又长篇大论的教导了一番,虽然说的有些片面,但也算是一针见血,没了谁这日子都是照样过,自己其实就是贪图贺天的那份刚毅和潇洒,人都是充满欲望的,憧憬久了便想将其化为私有,而对方是一个活脱脱的人,怎么可能说占过来就占过来呢?

“呵,说的也是。”

红毛抬手摸了一把额前的碎发,心想:就这样吧,自己也该收手了,正好通过这次处分结束两人之间的恩怨,之前的一笔勾销,日后也就谁也不欠谁的了。在事情没有发展的更糟糕之前结束了也挺好,否则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会更后悔,就让花朵在凋零之前被封干吧,就算看不到结果,同时也能避免惨痛的失去,这不是挺好的嘛……

“爸,您去忙您的吧,我这边没事儿,我……想开了。”

TBC.

评论(2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