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24

一个秀丽的女子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她笑的那么甜美,并一点一点朝自己靠近,直到她发丝能碰到自己的肩膀,他没能忍住,一把将女子搂入怀中,闻着她发间淡淡的清香心里不禁软了下来,在感受到女子回抱住自己后,他把埋藏在心底许久的话吐露了出来。

“我好想你啊……”

女子轻轻的笑了一声,软软的回了一句……

“喵~”

“……哈?”

“喵呜~~~”

“……”

“喵哇!!!——”

“卧槽!!!!”

海哥在一阵刺耳的猫叫声中迷迷糊糊开始有了意识,又在脸上得到狠戾的一抓后彻底清醒,睁眼一看,红毛他家宝贝公主正端坐在他胸口上舔爪子,抄起手机看了一眼表,都十点半了,也难怪,它这是肚子饿了,海哥也只好万般无奈的爬下了床,一边下一边抱怨着。

“唉……小祖宗啊,这可是周末啊!能不能让人睡个懒觉……再说了,我难得梦到我老婆……你还来捣乱……”

海哥蓬头垢面的走到了厨房,打开了靠上的隔间,掏出一大袋猫粮就开始往猫咪的食盆里倒,倒到一半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然抬头,果不其然,红毛卧室的门紧闭着,显然对方还没起。

“你丫不舍的叫红毛就来叫我是吧?!好你个小东西!里外分的够清的啊!”

“喵~”

猫咪一脸理所当然,让海哥气的不行,转而一想也是,让红毛多睡一会儿吧,昨天宿醉一定挺难受的,就这样,红毛得以美美的睡到了11点半才起,要不是一通电话,估计还能接着睡下去。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压在枕头底下的手机震个不停,红毛感觉自己脑浆的频率都已经和手机同步了,他皱着眉头开始四处摸索,等抓到元凶后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他费劲的辨认了半天来电显示,这才按下接听键。

“……喂……”

“哎呦,还睡着呐?”

听到电话这头沙哑的嗓音还带着明显的睡意,一个略带无奈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

“……嗯……妈,早。”

“你这孩子,这都几点了?还早呐?都中午啦。”

“……嗯~~~哈————”

红毛听着母亲平和的声音里参杂着埋怨,突然觉得既温暖又亲切,在家人面前他依旧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孩子,单纯而又慵懒,永远能捕捉到最原始的幸福,红毛嘴角慢慢扬起,没拿着手机的那条手臂高高的举起,伸了一个超级舒服的懒腰。

“哎呦呦,瞧把你懒得,再不起,你这早饭和中午饭又要撞车了。”

“嗯,我觉得已经追尾了。”

红毛说完这句话果然听到了电话那头的一阵轻笑,之后红毛又和母亲聊了聊这一周的事,大到学校的矛盾,小到每天的午饭。这之间母亲又多次嘱咐红毛不许惹事、不许不吃饭、不许打架,等等等等,红毛则一一敷衍着。

“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可就让你爸去盯着你啦!我这边在老家照顾着你姥姥走不开,你爸在饭店那里还攒着不少天的年假,让他去和你住几天,好好管管你!”

“别别别!!妈我错了!您就让我爸他安安心心的做他的主厨,千万别让他跑来!他来了也没地方住!”

红毛被自己老妈的一番话吓得坐了起来,他老爸是隔壁城市一个大酒店的主厨,可能是职业的原因,导致他爸思想比较保守做人也中规中矩,小时候红毛可没少因为淘气挨打,现在大了必然是不打了,但父亲每次一来都要纠正他好多恶习,红毛自己自由惯了,实在受不了这些。

“怎么会没地方住,你旁边不还有一间客房吗?……你该不会……带对象回家住了吧?”

“什么呀?!”

“没事,你和妈说实话,我又不是封建社会的农村妇女,你这么大的孩子搞个对象很正常。”

“哎呦,妈,真不是,海哥来住了。”

红毛头疼的直抓头发,现在的父母怎么动不动就往那方面想呢?动不动就女朋……女朋友,我是不是……永远也不会有女朋友了呢?又怎么跟母亲开口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呢?再不封建的父母也不会接受这种事吧……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到最后却是个被社会排挤的同性恋。

“……儿子,儿子……红毛?!说话呀。”

“啊?!唉,我在听。”

红毛一走神竟忘了自己还在打电话,母亲那头继续开始滔滔不绝的说着,可惜他什么也没听进去,刚刚思索的事全都堵在了胸口,红毛垂下眼睑,看着原本搭在膝盖上的手如今已经紧紧的握成了拳,太多事情是自己没考虑后果就去做了的,如今再后怕也只能显得更加不成熟。

“啊,对了,大海他怎么来跟你住了啊,他不是结婚了吗?”

“……啊?……嗯,嫂子出差,他一个人无聊,就找我来了……那个,不聊了,他叫我出去吃饭了。”

“好的好的,别让人家等急了,你多注意身体,别总不吃饭,有时间也给你爸打个电话。还有啊,要是真的交了女朋友,及时告诉妈啊。”

“嗯……您也注意身体,照顾好姥姥……撂了啊。”

红毛急急忙忙的按下挂断键,像是在逃避什么,是什么他自己清楚,是责任,身为一个儿子最起码的责任,他估计永远无法开口向父母说明出柜,也不值得,因为没有人会陪他一起面对这一切,无论是眼泪、心酸、苦楚或是孤独。起码贺天不会。

“别随便拿别人当借口好吧?”

红毛抬头看到海哥抱着双臂倚在自己卧室的门框上,脸上的表情和语气一样有些愤怒。红毛苦笑着把脸埋进了胳膊里,眼睛按压在手臂上所产生的眼压让红毛觉得头晕,重新抬起头的红毛表情近似于崩溃。

“我……做错了吗?……我这么不依不饶的喜欢他是错的吗?如果说他不喜欢我不是他的错,好!那么,你说我错了吗?!我做错什么了需要承受这些!有没有人替我想一想?!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承受压力?!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哭、在等、在迎合?!啊?!!”

攒了太久的积怨在亲情这道最终防线上溃堤了,怨念像是洪水般将红毛卷入并吞噬,从一开始小声的自问自答到最后咆哮出的质问,无不吸食着他所剩无几的力气。

“……我不知道。”

海哥面对红毛异常的行为并没有感到任何惊讶,反倒像是放下心了似的苦笑起来。红毛是个不善于表达的孩子,比起让他一直把这些牢骚憋在心里,不如全都倾诉出来,是否能解决并不重要,毕竟这不是一天两天攒下的恩怨,但起码他可不想看着红毛活活把自己逼死。

“你……你笑什么?!”

红毛看着海哥一边掏耳朵一边笑的超级无奈,瞬间怒火攻心,张嘴又是一句没底气的责问。谁知海哥痞痞的开了口,语气里半分是事不关己的冷嘲热讽,半分是语重心长的指点迷津。

“噗呵……我说老弟啊,这可是你谈恋爱,又他妈不是我。你问谁啊?”

TBC.

评论(1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