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23

贺天那句「我们是朋友」一出口,便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可以看出海哥已经是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了,最后也是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句。

“既然是朋友,那就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反正明天有的是时间聊,你说是吧?”

红毛觉得这话不是问自己的,也就没吱声,只是低下头开始咬嘴唇,同时心里暗暗骂着街。反观贺天,他定定的看着对面的一群人,收到了所有人敌视的目光,唯独没有红毛的,那个人低着头不肯看向自己,贺天猜测他此时一定在心中破口大骂吧,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自己刚刚的话生生断送了红毛对他仅存的一丝念想。

“红毛,来,跟朋友回见。”

海哥怕红毛尴尬,将其向前推了一步,口气看似温和,眼神却像把刀子一样扎在贺天身上。红毛冷不防的被海哥推了一把,一个踉跄的来到贺天跟前,在对方想要扶住自己的前一秒站稳了身子,贺天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后面的哥们儿们也很担心,有的甚至在心里开始埋怨海哥的贸然行为,他们很担心红毛会在这种巨大的感情波动下出糗。漫长的几秒过去了,红毛像是在调整又好似在挣扎,最后只见他缓缓抬起头,面对着那个平时他不敢直视的面孔,不负众望又不痛不痒的来了一句。

“滚。”

在那之后大家也是不欢而散,并没有像之前说的那样真的去吃火锅,毕竟还没吃就已经很火大了。海哥跟红毛回到了公寓,订了必胜客的外卖,两人盘坐在电视前的地毯上,身边的矮桌上铺着十几瓶啤酒、一大袋薯片还有刚刚送来的披萨饼和辣翅,两人喝得多吃的少,平日一喝酒就话唠的海哥今天也难的没说什么话,只是时不时让红毛吃点东西别光喝酒。

“哎,海哥,你说……他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哼,还能有什么意思?”

海哥眼都没抬的冷哼道,他就知道红毛还在别扭刚刚那件事,换谁都别扭,自己喜欢的人最后给自己了一张朋友卡,呵呵,这比发现自己憋了好几年没有告白的女神被自己铁哥们给睡了还让人窝火。

“不是……我是想说,我又想了想啊……他要是不说朋友,那还能说什么?……嗯?我俩的情况就摆在这儿了,你说,他不说朋友能说啥?说我是他性伴侣?说我是给他……做饭的?还是……什么?”

红毛一脸认真的小声儿嘀咕着,目不转睛的盯着脚边的地毯,表情随着话语的阴阳顿挫不断变化着,丰富的很,口齿虽然还算清晰,但说话总是一顿一顿的,标点符号随便加。海哥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喝多了,照红毛平时的酒量肯定不至于被几听青岛灌趴下,不过有心事的情况下也未必。

“行啦,这时候就别再替他说话了,你就是因为心太软才被欺负的这么惨的!你别喝了,吃饭!”

海哥用一角最大的披萨成功换出了红毛手里的啤酒,红毛接过东西便往嘴里塞,一边塞还不忘一边接着分析。

“你说……他不喜欢我吧,那,他干嘛跟着咱们走了两条街,你说他喜欢我吧,那他丫情商又太低了卧槽!……朋友算个鬼啊?!……你说他要是不喜欢,那干嘛又把我叫住啊?让我走不就得了……不过他有可能就是为了吃饭……可是,这说不通啊!他这么多钱找谁不好,非找我……”

红毛一个劲儿的碎碎念,把海哥烦的够呛,这下可以确认这死孩子是真的喝大了。眼看着红毛吃的只剩下一条饼边儿了,海哥又用一角新的换出了那条饼边儿,红毛起初还乖乖的接着吃新到手的披萨,后来反应过来,回头看到海哥把自己的饼边吃了。

“海哥,你这是干啥?……为啥要帮我吃饼边儿?”

海哥也被一下问住了,嘴里还含着没嚼完的半口饼,俩人对着愣了三秒之后红毛开始爆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傻得要死哈哈哈!”

“噗……哈哈哈哈……是啊,可能是习惯了吧。”

“习惯了?”

“嗯,你嫂子啊,吃披萨从来不吃饼边儿。”

“我靠!这么任性!”

红毛惊讶的挑眉,在他的印象里嫂子是一个比较理智的人,很少做出挑食那种小女人的行为,反倒是海哥,各种弱智儿童的事他都干得出来,所以每次他们两口子吵架,所有人都默认是海哥又犯蠢了。海哥咽下嘴里的食物,用抽纸擦了擦嘴,纸巾下的嘴角勾起了无比宠溺的笑容。

“可能是我惯的,记得那年,我俩第一次去约会吃的就是披萨,她把吃剩下的饼边整齐的排在盘子里,我嫌她浪费,就拿过来吃了,你猜怎么着了?”

“……嫂子说你恶心?”

“去你的!……你想象的到吗?她那么高冷的一个姑娘当时就挂不住了,脸通红,还问我怎么不嫌脏,当时我说,我不会嫌我心爱的人脏。”

“……”

海哥柔和的笑着,仿佛对面还坐着那个满脸绯红的女孩,红毛看着海哥幸福的微笑不禁觉得眼眶一热,喉结干涩的上下移动,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有对海哥的羡慕,也有一些不想承认的自悲;有贺天的埋怨,也有一些面对现实的苦楚。

“人啊,就是这样,在面对你喜欢的人时就是会去付出很多,你要是问我值得吗?我也不知道,但是当我看到她害羞的笑容里带着幸福时,我觉得就挺值得的,谁让我我爱她呢。我觉得,身为一个男人,要是连面对他喜欢的人时都不愿意付出,那真的挺可悲的了。”

一直低着头的海哥突然抬起头来直视着红毛发红的双眸,红毛没有再说话,只是乖乖的吃完了手里的披萨就回屋洗澡了。海哥独自坐在客厅,苦笑着开了一罐新的啤酒,下意识的掏出手机按开解锁,看着屏幕上自己的结婚照,照片上的两个人笑的那么傻那么甜,寂寞随着酒精一起涌向胸口,海哥皱着眉用牙齿在易拉罐边缘处啃咬着,发出阵阵刺耳的声响。

“遇上一个喜欢的人真的……真的很难得啊,红毛……”

反观贺天那边,他一个人从便利超市里溜达出来,塑料提袋里装满了饼干、面包、泡面和啤酒,黑色的头发和衣裤让他很好的与夜色融为一体,唯独嘴里叼着的香烟上有着点点星火,微弱的光照不亮他的整张脸,每隔三五米一个的路灯懒散的亮着,贺天漫步在回家的路上,可能是因为对这条路过于的熟悉,所以闲置的大脑不禁开始向其他领域进军,比如:那个人。

贺天直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当自己听到那句掷地有声的「滚」时会有些委屈,不是愤怒,不是尴尬,也不是伤心,而是从未有过的委屈,他并不是没动脑子就说出「朋友」二字的,他只是没找到更合适的名称罢了,好像没有什么现成的词汇可以准确的概括他俩的关系,只有一个「朋友」比较保守,既不会让红毛萌生太多的期待,听上去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谁知红毛反应会这么大,也的确,他付出的远远要比一个朋友能给予的要多很多……

“嘀嘀!!————”

飘到远方的思绪被一阵尖锐的车笛声拉回了现实,已经迈出一条腿的贺天被吓得急忙收回,这时一辆车飞速的从他身后驶来,耀眼的车灯一晃而过,隔离带的影子被无限的拉长。贺天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瞬间明亮起来的道路,悠远而没有尽头。待车子开远,光线重新回到了之前的暗淡,不知是不是错觉,好像比之前更暗了些,贺天稳住气息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站在人行道上,刚刚按喇叭也不是因为他,只是那一声实在吓人。

“……真他妈的……”

也不知是在骂谁,是纠结的内心,还是不安分的大脑?是刚刚吓了自己一跳的司机,还是对自己处处为难的海哥?是完全误解了自己的红毛,又或者是险些烫到嘴唇的烟头?……我想,可能是前方变得昏暗的道路吧。

TBC.

评论(2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