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21

贺天在听到「海哥」两个字后感觉自己脑子里嗡嗡的响,拳头不自觉的握紧,关节处已经泛白,手背上也瞬间映出了几条淡紫色的青筋,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尾音竟有些颤抖。贺天在极力克制着,努力不让自己将拳头砸向对方,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他如果那样结果会更糟。

“……你……”

贺天轻微调整后开口,刚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便愣住了,他不知道此时他该说些什么,他现在和红毛的关系不足以让他说三道四。在一个「同学关系」的基础上,贺天想要脱口而出的所有讽刺和脏话都只会让自己难堪。

真他妈的见鬼!

“喂!你们在干什么?!知不知道现在可是上课时间啊!”

就在这时,教导主任突然走了进来,看到角落里的两人后先是惊讶,紧接着便愤怒的呵斥住了贺天和红毛,上个厕所还能逮到逃课的,也是值了。

俩人明显也被吓了一跳,他们始终沉浸在各自情绪中,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走进了厕所,还没等贺天反应过来就被红毛狠狠推开,肚子还挨了一拳,以红毛的身手来看他没有真用力,只是胃口上被猝不及防的来一下,还是换来了贺天的一声闷哼。

“喂!你干什么!!快给我住手!”

还不等老师上来阻止,红毛便换上一张恶鬼相,眉头凶狠的蹙起,还朝着微微弯下腰的贺天竖了个中指。

“给老子记住了!下次再让老子碰上你小子就往死里打!”

贺天在短短数秒内,迅速从肇事者变成了受害者。红毛觉得自己的名声再臭一些也无所谓,对于不良来说只意味着多一个勋章罢了。而贺天那个虚伪的滚蛋就不一样了,他可不能失去他的保护色。此刻的红毛仿佛忘记了刚刚贺天的粗暴,瞬间萌生出保护欲战胜了一切。

他可不想事情闹得太大,一个名号响彻全校的差生再怎么兴风作浪也不新鲜,反之,一旦被爆出贺天有霸凌同学的行为,那可就真的要上头条了。还是让他们省省吧。

贺天愣在原地,完全没有理睬那个在不停询问自己伤势的老师,他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离去的背影,由于逆光,他只能捕捉到一个剪影,从门口打进来的光束把剪影的边缘切割的模糊不清,有种残破的美感,就像断臂的维纳斯,神秘而凄美,让人不禁想去探索其中的故事。对方不是雕像,也不是艺术品,而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一个活生生的人,贺天面对这样一个存在竟有些心动。

想要去了解,想要知道他的全部,鲜活的也好,糜烂的也罢。想要去触碰,想要把他完整的打开呈现在自己眼前,去听他的脉搏,去感受他的体温。因为这个人总能做出出乎自己意料的事情,不管是无条件的臣服还是对自己独到的保护方式。

贺天不自觉的提起嘴角,那是一个无比欣喜的弧度,他感觉身体里重新燃起了一股激情,像是当初第一次看到见一时那样,却又有些不同。

他觉得见一是用来欣赏和呵护的,那个人的笑容总是有着无穷的治愈力,就像是花瓶里生动绚丽的花卉,惹人怜爱。每当你疲惫时看到他都会觉得轻松。

而红毛更像是一片平淡无奇的绿地,没有迷人的花海,更没有整齐的灌木,但是如果你在这里静静的躺下,你会发现上千种奇巧的小昆虫,还有那些数不胜数却又叫不上名字的野花。看似毫无特点的绿地却是你待着最舒服的地方。此时贺天有了在这片绿地上圈出独属范围的冲动,越大越好,面积越大,就意味着得到的越多,因为这个人一直在孕育出新的传奇。

抱着这样的心里,贺天平静的度过了一个下午,放学后则迅速的收拾书包,来到楼道那头红毛的班,换做平时他一定会独自回家,因为他知道红毛会自己去采购需要的食材,然后老老实实的来给自己做饭,他一般不与红毛在学校有太多的接触,要是传出什么奇怪的谣言可就麻烦了。今天是个例外,也许是心血来潮在作祟吧,他想和红毛一起回去,他想看看那个不良少年挑菜砍价时是否也是平时那副恶鬼样。

红毛这时正在收拾书包,说是收拾,也只不过是把用来挡着他玩手机的铅笔盒放进包里罢了,其他的也没什么可带的了。班门口突然响起一片喧哗,刚想回头看看是班里哪个女生的男朋友来接了,谁知一抬眼看见的却是自己床上的男人。

“贺天贺天,你怎么来了?!~”

“贺天今天也好帅啊!~”

“贺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眼看后门被敌人封锁了,红毛一边嘴里骂着娘一边往前门走去,几个哥们儿紧随其后,同时也分别恶狠狠冲后门瞪了一眼。贺天笑着与妹子们搭着话,眼睛却一直撇着红毛的动向,看着那个不可一世的背影晃出了教室,心里不禁觉得好笑,那家伙明明帮了自己,却感觉是欠了钱没还似的,躲得比谁都快。

“先不跟你们聊了,我先走了。”

“唉?!~~~~~~~”

“这就走了?!为什么?!”

贺天草草和女生们告别后便快步跟上前面的不良团伙,说是跟上,倒不如说是尾随更贴切些,永远隔着那么四五十米,不快不慢、不远不近的望着人群中的那摸橘红,看着它鲜活的跳跃着,飞扬跋扈却又神秘莫测,没人知道那个单薄的肩膀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也没有人知道那解不开的眉头中带着多少不为人知的难言之隐。而此时这些贺天统统都想知道,想把这些秘密集合起来,作为江红毛绑在身边的筹码。

“大哥,贺天那孙子一直在后面跟着。”

“跟就跟吧,懒得理他。”

一旁的小弟凑上来耳语,红毛也只是淡然的敷衍过去,可是两人之间过近的距离让贺天看着很是不爽,回想起来,红毛身边的这群人一直都围着他转,有时他还能看到他们在打闹时挂在红毛身上,动不动还凑的特别近讲话,又不是耳背,有必要这么近吗?真不知道这些毛病都是谁惯的?!

贺天都没意识到自己此时的腹诽充斥着醋意,或许正是对这些不经意的漠视才导致如今两人的疏离。贺天内心中永远有股子傲气,太多东西是他不愿意去面对的,比如:自己对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动了心。

贺天和红毛一行人一前一后的出了教学楼,红毛本想提速甩掉后面的贺天,但当他看到和门卫大爷聊着天的海哥时心里瞬间踏实了,安全了。海哥依着门卫室的门和里面的大爷聊的正欢,当年他为了方便随时进出校门可没少孝敬这位看门大爷,大爷也挺喜欢这个毛头小子的,精明又识事理,因此也结下了深厚的“爷孙情”。

“红毛!快来,跟李叔问个好,当年我可受了他不少照顾。”

看到红毛他们往这边来了,海哥赶紧拉红毛到李叔跟前,一来是带红毛认识一下,二来是让大爷也照顾着点红毛,虽然不指望他能在红毛有事时帮什么忙,但起码能有点照应,不给添麻烦就行,时不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有必要的,毕竟学校总喜欢用出勤率来找不良学生的茬儿。海哥出来混久了,自然知道这人脉是靠一点一点拉拢起来的,都是一句话的事儿,人脉这种东西不在于能力大小或是地位高低,多一个是一个,每个人在各自的岗位上都有不同的优势,只要你能收集到这些零零碎碎的“力所能及”并为你所用,那你的路就会比别人好走许多。

“啊……李叔好……”

“唉,好,这小伙子我经常看到,挺精神的。”

初出茅庐的红毛虽然不太了解海哥的用心良苦,但还是乖乖的问了好,同时也完全没有在意海哥用手臂勾着自己的动作。这个动作换做平时那纯属是下意识,但今天海哥不得不承认他是故意的,对,是故意做给后面的贺天看的,不但勾着红毛的脖子,还时不时揉揉他的头、捏捏他的耳朵,动作亲密的让人误会。

海哥只是想看看对方到底对红毛有没有好感,不管平时什么态度,男人对自己中意的事物都有一种本能的占有欲,而这种隐藏的属性往往需要外力的激发,海哥很乐意当这个抛砖引玉的人,不得不说,看别人一脸不爽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是他的一大爱好。

不得不说,这招对贺天还挺有效,上午的那股无名火又从心底窜了出来,耳钉的事原本被红毛保护自己的行为给盖过去了,谁知现在耳钉的主人直接来对红毛上下起手,或许是贺天的错觉,他貌似看到那个男人用极其欠揍的眼神往自己这边瞥了一眼。

“……他妈的。”

TBC.

评论(29)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