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16


全校师生的目光一时间都聚集到了校门口,两波人马气势汹汹,红毛他们虽然在数量上占有优势,不过是个人都能看出两方实力的差距,外来的这些人浑身上下带着一股狠劲儿,让人胆寒。


红毛勾起嘴角向对方的阵营大步走去,身后的小弟正准备跟上去,谁知红毛一抬手,他们也只好留在原地保持待机状态。贺天看到红毛这个举动时简直有点崩溃,你这是想干什么?!你身体什么情况自己不知道吗?事到如今还逞什么能?贺天心里忽然萌生了一股保护欲,不想看着底下那个男孩被别人按着欺负,可自己的心结还没解开,再加上周围同学幸灾乐祸的目光,贺天心底里的理智再次涌出压过了上一秒的冲动。


说到底这个人又于自己何干呢?无非是相互利用罢了。


想通了这一切的贺天恢复成了平时冷漠的目光,嘴角也变回了调笑的弧度。和身旁的人一样换上了轻松愉悦的表情看着楼下送死的人。对方的头目是个高大威猛的成年人,就算隔着一段距离也能看出他之少有一米八,一头微长的黑发被整齐的束在脑后,干净利落却不失痞气,深邃的双瞳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意味,额角有一道不算长的疤,像是出来混社会的勋章。这个人很可怕,这是贺天对这个人初步的定位。


那个男人看到红毛一个人朝自己走来,他也笑着迎了上去,他俩跨着大步快速的缩短着两人的距离,直至面对面。红毛双手依旧悠闲地插在兜里,丝毫没有攻击或是防御的意思。对方也是双手交叉在胸前,微微仰着下巴。


“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吗?”


那个男人眯着眼看着红毛,开口吐出的音韵冷若冰霜,一句淡淡的言语便可用沉重的气魄镇住所有人。红毛听后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倒不是因为害怕,只是觉得背后一凉。


“……知道啊,你这不是来了吗。”


“是啊,也就是我来了,换是别人你还不被打残喽?”


“放屁!谁跟你似的这么弱?!”


没呛两句红毛就火了,上前一步揪住了那个人的领子,两人之间本来就只有一步的距离,此时两人几乎是紧贴在一起。这个动作让楼上所有看热闹的人都沸腾了,等着这么久终于要开打了,所有人都兴奋不已,唯独贺天黑着张脸,抿直的嘴角看不出任何感情。


“弱?弱还帮你把烂摊子收了?还不嘴甜叫声哥?!”


男人见矮自己一头的红毛一脸咋呼的瞪着自己,不进觉得好笑,这孩子一点就着的性子还是一点都没变,也怪不得在外面结了这么多仇家。


“谁要喊你哥啊?!再说了,人家是来找我打架的,你多管闲事替我把人给办了,这算什么事儿啊?!传出去跟我怕他似的!!”


“行行行,你不怕他我怕他成不成?”


男人就这红毛拽着自己的劲儿顺势用额头砸向红毛的额头,力度不轻不重,发出「叩」得一声,红毛被这个动作吓得一缩肩一闭眼,瞬间消停了不少。


“……那也不成。”


俩人就这样维持着头顶着头的姿势,男人的个子高,这样抻着有些难受,不过低头看着红毛别别扭扭的小样儿实在可爱,也就不在意了,学长刚想在心里夸赞自己的小学弟一番,下一秒就被额头传来的温度吓了一跳,虽然从刚刚到现在红毛都是说话靠吼没事儿动手的节奏,可谓精神头十足,完全没有发现对方有发烧的迹象,但他能明显的感受到红毛此时高于常人的体温。


“……你发着烧呢?”


“啊?嗯……有……有那么一点吧。”


刚刚还得理不饶人的红毛此时像是被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有些畏手畏脚,没了之前的势在必得的士气,不再敢和那个人对视。


“你丫的臭小子!发着烧还出来打群架?不要命啦?!”


“这算什么?!当年你不还……啊!痛痛痛!”


还不等红毛把这个人以前的丰功伟绩再拿出来侃一番,自己的耳朵就被对方狠狠的扯了起来,痛的红毛被迫偏着头垫着脚去就乎对方抬得高高的手来缓解疼痛。


“妈的,不学好!你再犟一个嘴给我听听?!”


“痛痛痛!……放手啊……等!好了好了!海哥错了啊!”


这个被叫做海哥的男人,也就是其他人口中上几届统领着全校的不良少年,如今已经毕业走入了社会。之前还在学校时就与红毛关系特别好,他走后红毛也比较争气的继承了他这个老大的位置,两人直到现在也经常有联系,出去打个球啊吃个饭啊之类的。海哥还在时一直照顾红毛,可能是红毛比较懂事能干的原因,一直拿他当亲弟弟看待,有时也会因一些生活上的琐事教育他,这种犹如兄长般的存在让红毛至今都有些怕他,尤其是在犯错后。


“现在知道错了?!刚刚还跟我在这儿牛逼哄哄的那人是谁来着?啊?!回家!回来发烧烧傻了我看你找谁去!”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痛痛痛!你先放手啊海哥!”


海哥见他服软了也就松开了揪着他耳朵的手,红毛捂着通红的耳朵差点哭出来,哪有这么对待病人的啊?!真不知道他是心疼自己还是恨自己。就在这时一条粗壮的手臂环绕过他的脖子,红毛就这样被海哥牢牢的卡进了怀里。比自己高出大半头的男人此时让红毛觉得没有了刚才的压迫感,只剩下无限的安全感。


“走,回家,哥给你煮点姜水发发汗。”


原本还想推辞的红毛此时也被涌上的疲惫给打败,就这样乖乖的被大哥圈出了校门,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两波人马同着全校师生离开了,当然也包括被黑气包裹得密不透风的贺天。


虽然听不清他俩说了什么,可大家总觉得这俩人压根就没想打架,反倒是变相秀了大家一脸腻腻歪歪的兄弟情,而在贺天眼里俩人可就不止兄弟情那么简单了,刚刚海哥用额头顶着红毛时从楼上的角度看上去颇像两人在接吻,一些男同学不禁发出了唏嘘声,也有不少女生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唯独贺天感觉自己的一口白牙都快要被咬碎了,之前从不认为看到红毛被别人沾染自己会如此不爽,原本以为自己只会一笑了之或是轻轻的皱起眉,最多咋一下舌,然而当看到红毛被海哥环在怀里带走的一瞬间彻底意识到这已经完全不是不爽的程度了,是愤怒,前所未有的愤怒。


那摸红色在那个人面前竟是如此反常的乖顺,任由对方怎样逗弄都不还手,就算被狠狠扭了耳朵也没有生气,最后也没有做任何挣扎就跟着人家走了,这一切的视觉冲击力都实在太大了,刚刚还人满为患的校门口现在已经风平浪静,而贺天觉得此时自己快速起伏的胸口仍未平息,他都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激动,这比他看到见一被揍还要愤怒,这种意料之外的感情来的太突然太猛烈,突然的让他有些尴尬,猛烈的让他有些无奈。


不会吧,自己不会……真的认真了吧……


TBC.


评论(57)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