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11


贺天好久没体会被梦吓醒的滋味儿了,心脏突突的跳个不停,肺贪婪的汲取着空气,带动着胸腔剧烈的起伏,刘海底下和后背上布满了细密的冷汗。梦醒了,可记忆还在,那个人陌生的语气,让自己胸口闷闷的,谈不上伤感但也绝对称不上好受。


“……该死的……”


小声的咒骂了一句,不知骂的是红毛还是自己,不等贺天调整好心情,班里的数学课代表从前排羞答答的走过来,说什么要把办公室的练习册抱回来,她自己抱不动请贺天去帮她。还沉浸在阴霾里的贺天刚要反问为什么要叫他去,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也是数学课代表,迫于无奈只好答应了,女生明显的一脸兴奋。


“报告!”


“嗯,请进。”


办公室里非常安静只有老师们时不时的轻咳声,贺天和女同学一前一后的进了办公室,没有多余的交谈,贺天主动抱起四分之三的练习册就准备真身离开,直接无视掉女生脸上淡淡的红晕,只是距离门口还剩两步的地方听见一个老师无奈的叹息。


“……唉……我们班那个不良少年真够让人头疼的。”


“又是那个红毛?他又怎么了?”


“哼,别提了!那个混小子今天上午十点多才到,下午第一节课下课他就又跑了!真行!我看他是真不想考大学了!”


老师间一个简短的对话引起了贺天所有的注意力,他回头向声音的源头看去,果不其然是5班班主任,他不是第一次在办公室听到老师们议论红毛,但这次的内容着实让他有些在意:他下午又9逃学了?在这种天气里?他能去哪儿?不过他没有伞,这是肯定的。不易察觉的皱起眉头,身后的女生有些费解的看着自己,然而贺天此时并没有马上离开办公室的打算。不知是那个梦的原因还是长久以来突然被唤醒的良知,他突然有些担心那个愣头青。


“老师,不好意思,问您一下,那个同学今天下午去哪儿了?”


“啊?我哪知道啊?!我打电话问他,他就说有事,还没等我问别的就撂了电话!”


老师生气的用钢笔狠狠的敲着桌面,没注意到贺天的脸色更难看了,如果刚刚是有些不放心的话,那此时他真的有些着急了,面对老师的不负责他无可奈何,面对红毛的肆意妄为他更是恼火。


“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他之前找我借了本地理书,我就想问问他什么时候还。”


老师的疑问让贺天意识到自己深究的有些过头了,从容不迫的露出好学生的标志笑容,说出大言不惭的借口。本来这件事可以就这么结束,谁知旁边的一个老师的一句话深深的刺痛了贺天内心中的某处柔软。


“啊?他还借地理书?哈哈,垫着睡觉用吗?你可别跟他走的太近,这种小混混容易影响到你。”


“……是……谢谢老师提醒,我自有分寸。”


后牙紧紧的咬合着,小小的深呼吸,仔细的斟酌着自己的措辞,最后也只是一句干巴巴的「我自有分寸 」,那么的懦弱那么的无力,不给他澄清不替他辩解,只是顺其自然。这到底是不在乎还是不负责?贺天突然意识到自己开始纠结起自己对红毛的态度了,之前所有的理所应当被一个梦无限的放大,放大到让自己能看清其中的一些细节,这些点点滴滴都是平日里被自己忽视却默默积攒在红毛内心深处的情愫。不知对方还能忍多久,是否已经濒临极限?


贺天出了办公室后一路无言,低气压让女生把原本想问的问题生生咽了回去。把东西送回教室后贺天用最快的速度来到男厕所,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未命名的电话,那个人曾经抱怨过为什么不给他写备注,贺天当时回答说嫌麻烦,但真正的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未命名永远都排在通讯录的第一个。电话拨通了,几个短短的忙音几乎耗尽了贺天所有的耐心。


「喂?」


“你在哪儿?”


电话通了,贺天用他自认为最冷静的语气询问着对方,可是只要仔细听都不难听出尾音里些许的颤抖,因为真的很生气,那个人不说一声的离开,同时不给予任何解释,贺天觉得自己掌控之内的东西越来越少了,愤怒,又恐惧。


「……我,我在家啊。」


“谁的家?”


「都说了是我家啊!你……有事吗?」


“为什么逃课?”


「……有点事。」


“什么事?”


「我靠!你到底有完没完?没事的话我就撂了,我现在很忙!」


被没有起伏的的声线一直紧紧逼问着,红毛到最后终于有些不耐烦了。他为了保护怀里的猫崽子不被浇,自己一路被淋成了落汤鸡,一到家红毛马上冲进浴室,把自己和小猫都按进热水里洗,谁知那小家伙不但脏的要死它还怕水。半小时可以结束的冲澡整整耗费了一个半小时。这场艰辛的水战让他有些精疲力尽,红毛刚要趴在床上歇一会儿,谁知那小淘气对他家的陈设很感兴趣,上蹿下跳一番后红毛家可算是改头换面了。还不等他把家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贺天的电话就顶进来了,不冷不热的语气不想询问他的安慰,倒更像是在拷问嫌疑犯。简直让人不爽到极点了。


“……有事,你今天晚上过来,就这样。”


「我……」


“嘟嘟嘟————”


红毛还不等说出「过不去」三个字,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耳旁的忙音让自己一肚子火却又束手无策。他有什么权利这样对自己?就凭自己喜欢他?好吧,自己就是喜欢他,喜欢到没出息没尊严,然而最该死的是他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他的霸道他的漠视他的无情,习惯着喜欢着那个人的全部,不知疲倦。红毛用力的抓起后脑勺上的短发,头皮传来了酥酥麻麻的痛,直可惜敌不过胸口传来的十分之一。


“哈……我活的可真够失败……”


TBC.


评论(29)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