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10


贺天只觉得心头狠狠的收缩了一下,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平日里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人此时轻轻松松的转身离开,把自己永远的抛弃在了原地。不对!哪里错了?不应该是这样的,自己不但没有得到期待中的得意,反倒落得如此狼狈。为什么他能对自己说出那种话?他不是喜欢我吗?


“喂!你,你回来!”


这种失去控制的感觉让贺天既恐惧又愤怒,急忙想站起身追上去,就在这时见一死死的抓住了贺天的手臂使他动弹不得,贺天刚要用力的甩开手,回头却看到见一一脸的鄙视。


「呵,自己做的事自己都不敢承认么?你啊,到底是活给谁看的啊?」


“我……你懂什么?!”


贺天头一次被一句话说的有些无地自容,最见不得人的事被拿出来调侃,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不想承认。想也不想的就反驳,完全不顾及对方是谁,驱使这一系列动作的全部都是自我保护的条件反射。


「哈哈,我不懂?那还有谁懂?」


见一笑着站起身,面容开始发生改变,五官也都变得模糊起来,数秒后,化虚为实的面孔则是贺天自己。两个一模一样的男孩面对面的站着,一个是一脸窃笑,另一个却满脸惶恐。这时贺天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还在梦里,「见一」只不过是一个外壳,贺天从始至终都在与自己的内心对话。


「我说,你真的喜欢见一吗?~」


“……你不就是我吗?喜欢与否,你不知道吗?”


贺天看着面前的另一个自己,对方此时玩世不恭的笑容让他有些心虚。自己对见一的执着到底是不是因为喜欢,其实心里早就有数了,只是一直在自我催眠,告诉自己有在意的人,告诉自己有让他不忍心下手的存在,告诉自己和别人一样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


「你问我?~我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好吗?~我只知道什么叫玩儿腻了,什么叫看烦了~心疼什么的,不舍什么的,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啊?~别在这儿装正常人了!你我都一样,谁都不会留在身边。因为我们不配!」


这个人的话让贺天之前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功亏一篑,内心刚刚搭建起了一点假象,还不足以用来欺骗自己就又被自己粉碎,就像海滩上的沙堡被涨潮的浪花卷走一样,不留一丝残余。贺天近乎于放弃了,放弃求同,放弃改变,瞳孔也变得更加的深邃,声音也冷酷的如同下了冰窖一般。


“…对,我就是这样,所以呢?那又如何?”


「没什么……只是觉得那个红毛小子太可怜了。」


贺天闻言后立即眯起眼睛,有种猎物要被抢走的危机感。手紧紧的握成拳头,骨关节处咯咯作响,像是在宣誓自己不可动摇的权威,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对另一个自己产生任何效果,双方依旧直勾勾的对视着,谁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所以呢?”


「放了他吧。」


“这种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这下贺天彻底爆发了,对方每一句都直逼自己的要害,然而却又无从反驳,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不爽。几步上前扯起对方的乌发,把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拉到近在咫尺的距离,静静的对视着,最终看到的只有那个人眼里的无所畏惧,那是他曾经最引以为豪的不羁和胆识,如今看在眼里却厌恶的很。


「你可别搞错了,我是说,是你配不上他。」


贺天睁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严肃的自己,这就是答案,自己内心不住的颤抖着。


“不用你管!!……只要我还没失去兴致,我的东西,永远都是我的!”


说完贺天转头朝红毛消失的跑去,步子迈的很大,像是生怕什么会失去,至于那到底是什么,贺天并没有多想,他现在只希望握住手里仅有的全部。贺天不停的在黑暗中漫无目的奔跑,直到眼前出现了一扇门。人人都会在面对未知的状况时产生恐惧,贺天平复了一下自己因剧烈运动而紊乱的气息,谨慎的盯着门板犹豫了片刻,然而最终还是拧开了门把手,将其推开的下一秒,刺眼的阳光从门的另一边飞速的射孖入,贺天来不及遮挡,条件反射的闭紧双眼,可惜眼睛还是被轻微的灼伤了,痛的让他有了后退的冲动。


贺天紧闭着双眼等待身体自动适应这一切,双手小心翼翼的摸索着门框向前行进着,过程中透过眼皮可以隐隐约约感受到外部的强光,大脑飞速运转,猜测着自己的处境。微微睁开眼,贺天吃力的在发白的视野中辨别方向,大概能看出是一片繁华的街区,道路上车水马龙,步行区和高架桥上也都是人流涌动,贺天站定在原地,有些呆愣的环顾着四周,显得迷茫又无助,这引起了不少行人的侧目,但贺天并不在意,因为他已经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那抹最熟悉的赤色。


不会错的,是他!


推搡开人群逆流而上,极力伸出手,想要把那份曾经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拥有找回来。人实在太多了,这让贺天寸步难行,透过人头的间隙他能看到那个单薄的背影,承受过他无数次摧残的身体,坚强而又脆弱,远远看着不禁让人心疼。贺天高声喊出他的名字,但对方并没有回头,心中顿时燃起些许不安,吃力的不断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直到他几乎耗尽所有力气才如愿抓住了那个人的肩膀。对方回过头来,一脸困惑的看着气喘吁吁的贺天。


“呼——呼——”


“那个……你……你还好吧?”


“呼——我没事,走!跟我回去。”


贺天不等自己喘匀了气,就拉着红毛调头往回走,可惜在下一秒他的手被红毛狠狠的甩开,贺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我反过来追你,你倒跟我摆起架子来了?愠怒的回头,眼前的一幕让自己愣住了:红毛一脸的不解与恐惧,轻轻皱起的眉头没有愤怒的意思,更想是在困扰,眼里没有幼稚的痴情,只剩下疏远的陌生。微启双唇,吐出的话语彻底让贺天心寒。


“不好意思,那个……我们……认识吗?你,哪位啊?”


TBC.


评论(2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