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9


外面的雨依旧没有要减小的架势,像是在泄愤一样下着,大部分人因此变得昏昏欲睡,下午的课程推进的很慢,老师时不时就要整顿一下纪律。贺天百般无聊的看着老师在早已密密麻麻的黑板上奋笔疾书,时而回头扫一眼已经阵亡的后三排男同胞,时而低头看看书箱里的手机,笔记本上也只稀疏的写了两三行……太他妈无聊了!最后目光还是锁定在了窗外灰暗的云层里,贺天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开始走神,手指间快速旋转的圆珠笔并没有带动起他停机的大脑。


什么都不想去想,学习的压力,未来的迷茫,爱情的苦涩,他实在太累了,人也好,心也罢,总是要休息的。可能是神经放松了的缘的故,贺天就这样拿笔睡着了。


短暂睡眠也逃不过梦魔的叨扰,梦里的见一朝自己甜甜的笑着,贺天上前一步,大胆的将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圈进怀里,那种满足感胜过一切,而见一也异常乖顺的靠在贺天的胸口上。两人就这样维持了一分钟,原本已经知足了的贺天由于见一主动的一吻而丧失了理智,他用因过度兴奋而颤抖的双手缓缓的捧起见一的脸,就算如此激动,他的嘴唇也依旧十分温柔的触碰对方。在这一刻,之前积攒下的所有爱恋、痴迷、隐忍和不甘一同爆发了出来。激情的索吻,霸道的入孖侵,舌头的缠绵,唾液的交融,只是一个吻就让贺天欲仙欲死,因为他爱他。


两人顺理成章的褪下衣裤开始翻云覆雨,见一享受的呻孖吟声,贺天空前绝后的热情,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此时贺天只祈祷不要被传到大脑皮层的快感给惊醒。哪怕明知这只是一场梦,他也不在乎,他愿意用余生来回味这一瞬间。又在一轮高孖潮过后,两人满足的拥吻着,下一秒那个熟悉的身影就闯入了贺天的视线。


红毛站在那里,不远也不近,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看着他们。贺天先是一惊,马上又挑起一抹邪笑,想看他哭,想看他撕心裂肺的表情,想亲手剥下他逞强的面具。于是一手揽过来见一的肩膀,见一也顺势把头钻进贺天的颈窝,动作亲昵的很,而红毛始终没说一句话。


“看什么看?”


红毛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低下头。


“你也都看见了,我到底喜欢谁。其实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但依旧还死皮赖脸的来我家,有时我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对我这么痴迷,有意义吗?”


贺天用上了他所能想到的最恶劣的措辞和最蔑视的语气,这只是一场梦,一切都不是真的,所以说的多过分也没关系,痛快就好了。现在最想干的就是看他哭出来,这样一个倔强的人为自己落泪的场面让人想想就兴奋。


“你说话啊,平时上赶着我聊天时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伤心了?呵,大哥,说真的,我都替你不值!”


“……太……了……”


“啊?你说什么?”


正当贺天觉得对方差不多该要崩盘的时候,红毛站在不远处小声吱呜了一句,贺天没听清,让他最说一遍,他期待着对方抬起头来时脸上挂满泪水,再说一句丧家犬的话就更真实了。可惜在下一秒贺天经历了让他难忘的一刻。


“……太好了。”


“哈?!”


红毛抬起头后是在笑的,笑容里没有强忍着痛苦的扭曲,只有终于得以放下一切的释然和发自内心的衷心祝福,阳光而又自然。没有任何作作,话说的就像是一个局外人,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就像他从未喜欢过他一样,就像以后再也不留恋了一样,他们俩个之间点点滴滴的羁绊就这样被一个笑容斩断,干净利落,不留余地。


“你终于得到你想要的了呢,真是太好了,真的。恭喜你。”


TBC.


评论(34)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