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7


“气死人了!那个红毛真是有够让人窝火的!”


“就是就是,他有什么可得意?”


两个女生在楼道里大声抱怨着,与正好要去找见一的贺天擦肩而过,贺天闻言后轻轻的眯了一下眼睛,有些说不出的别扭,这种感情很奇怪,就像是自己家的孩子在外面惹了祸,自己固然很生气,但听到其他人在后面指指点点时又起了保护的私心。或许这种比喻不恰当,毕竟在贺天眼里他们两个的关系只维持在肉体上的相互安慰罢了,谈何感情?


感情这种东西,贺天觉得自己不是太有发言权,他只有过一次真正的心动,貌似还给错了对象。那就是当他第一次遇到见一的时候,半年前他在球场上和见一分在一队,那个人浅色的齐肩短发在男生中实属少见,修长的四肢,匀称的身材,偏瘦的腰肢,无疑不让人多看他几眼。最有特色的估计就是他那没心没肺的笑容了。


那个男孩嘴角和发梢间永远都带着阳光的味道,这种最单纯的温度让贺天着迷,可惜这一切都不属于他,更不是因他而起。人就是这样,永远得不到的才是最想要的,贺天对见一的贪恋不以让他彻底忽视他早已拥有的一切:例如他捆绑住的那颗心,又或者他伤透了的那个人。那个不良少年对自己痴痴的爱,贺天根本不稀罕,这一切一切如果来自见一那该有多奢侈,而换做他人,就变得理所应当起来。


俗话说, 最可悲的永远不是你得不到你想要的,而是最珍视你的人就在你身边你却从未察觉。


贺天就是这样这个可悲的人,无论是肆无忌惮的哭泣,还是毫无顾忌的大笑,这些都是他从未尝试过的,贺天从不敢把真实的感情暴露给他人,他会戴上一个完美的面具以防被辜负或背叛。


感情这种事,谁先承认了,谁就输了。也许别人觉得这并不重要,但是贺天他真的输不起,他那微薄到可怜的热情实在经不起多次消磨。


所以,赶不上的只能错过了。


“最烦他了,好几次看见他和几个男生在后操场抽烟,我早就想告发他了!”


“我劝你还是算了吧……他怪吓人的,要是回来报复咱们怎么办?”


“他敢?!我让我哥收拾他!”


两个女生聒噪的声音还在耳畔,意外的让人心烦,没有在意她们谈话的内容,只是零零星星的听到有人在谋划着收拾红毛,不知为啥有些不放心,明知那个不良少年唯一的有点就是能打架了,但也正是他那种打起架不要命的劲头更让贺天在意,红毛打架时和别人有些不同,他并不是赌上尊严的去厮杀,而更像是单纯的在释放野性,打架的原因也不是见义勇为,而是纯属看那人不爽。


红毛这个人太爱感情用事,尤其是面对贺天的时候,一个在外叱咤风云的不良少年会在贺天对他微笑时结巴,一个在外面可以掀起腥风血雨的小混混会在贺天摸他头时脸红,看似不正常的一切,对于一个什么感情都不懂得隐藏的他来说都显得太自然不过了。


而贺天就是讨厌他这一点。


对自己的爱恋,对见一的敌意,对好哥们儿的信任,对陌生人的冷淡,不会察言观色更不屑于阿谀奉承,一切都太好懂、太幼稚了,好懂到让贺天感到无聊。


“啊!下雨了!我没带伞怎么办!~”


刚刚还在吵吵闹闹的两个女生现在正扒在窗台上大呼小叫。贺天顺着她们的声音看向那片灰暗的天空,先是滴滴答答的下着小雨,不到两分钟就换成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点狠狠地砸在玻璃上,声声入耳让人心烦。


“借过借过!”


一个过分熟悉的声音快速的挤开人群往前跑着,贺天回过头来一点也不意外的看到红发少年一脸急躁推搡着挡道的同学。他这是要去哪儿?为什么这么一副担心的表情?有什么急事需要他这样慌慌张张?无数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在贺天脑海里徘徊,但最终都落到一个疑问上:让他产生这种情绪的人竟然不是自己。


莫名的不爽。


红毛在与贺天擦肩而过时不自觉的看向对方,得到的确实比平时更加冰冷的眼神,那一瞬间仿佛停歇,贺天仿佛这样盯着他看了半分钟,然而双方并没有从而读懂任何信息,心与心的距离依旧保持在「你」与「我」之间。


感受到红毛擦肩而过时带起的一阵风,伴随着这阵风,贺天突然感觉有什么要失去了,是自己还是对方?


TBC.


评论(11)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