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4


“喏!拿去。”


“啊,谢啦!”


接过朋友从3米外扔来的食物,撕开包装袋,不禁有些小小的感动,明明说了就要饼干,结果还是帮他买了三明治。看看手表,快上课了,于是便偏过头来向同桌的哥们儿询问课表。


“第四节什么课啊?”


“体~育~课~”


同桌一脸灿烂的笑容,说完这令人无比愉悦的3个字后就拎着球鞋冲出了教室。红毛反倒臭着一张脸,操!上什么课不好,非要上体育课?班级多老师少,导致几个班的体育课总是在一起上,好巧不巧的一班、三班和五班在一起上,也就是贺天的班、见一的班和红毛的班……每次都能看到贺天和见一活跃在球场上,贺天对见一默默的保护和炽热的目光都会灼伤他的双眼。呵呵,45分钟的课时简直就他妈的是煎熬啊!


不过该面对的早晚要面对,多看一遍两遍只会让他更加清楚自己的处境,也没什么不好,早点放下了就不会再这么痛苦了。红毛这样自我劝慰着,直到听见打上课铃才带着七八个弟兄慢悠悠的晃到了偏僻的后操场,也不去热身也不去喊到,只是三五成群的在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抽两根烟、玩个手机或是打个扑克之类的,你问他们为什么不去活动?大概是因为每次有他们参与的项目到了最后都演变成了群殴吧。都是十七八的大小伙子,血气方刚,而他们这些比较特殊的孩子没有其他发泄的方式,更没有能促膝长谈的交流对象,所以只能靠打架来排解平日里积攒的压力和怒火。


这群人好像与阳光下挥洒汗水的少年们有着极大的隔阂,仿佛他们只能活在暗处。就像红毛对贺天的感情一样,暗无天日。不在一起最大的好处可能就是至少不会给贺天添麻烦吧,人多口杂,他可不希望看到贺天因为他被人说三道四。


“喵~~~~”


“!”


就在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划过耳边,声音太近了,也太突如其来了,把还在走神儿的红毛吓了一跳,毛茸茸的嗓音,听着让人心里痒痒。几个大小伙子对视一眼后齐刷刷低头开始找,最后发现一只灰不溜球的小东西正扒在红毛的裤腿上……


“大哥……是只小野猫哎~”


“……我也看见了……”


“嚯……这身毛儿可是够脏的了,去哪儿打滚儿了?”


“……不知道……”


“哎嘿!~还是只小母猫呢~”


“……你们他妈都看哪儿呢?”


一帮损友们分分蹲下身子逗猫,没人注意到红毛满脸的黑线,你们谁先把它给我弄下去再逗?!不是红毛没爱心,只是那四只锋利的小爪穿过单薄的校服裤子结结实实的钉在他腿上,酥酥麻麻的痛实在难受。


“喂,你下来吧。”


“喵~~~~”


“你下去啊!”


“喵嗷!~~~~”


红毛先是轻轻拎着小猫的后颈试图把它“连根拔起”,对方表面上撒娇的蹭了蹭脑袋,暗地里则把指甲抠的更牢固了,新一轮的刺痛让他一下子失去了耐心,原本就心情不好,被吓了一跳后就濒临暴走了,事到如今自己一发不可收拾。红毛使劲的甩了两下腿,强大的失重感让小猫措手不及,伴随着一声凄惨的叫声,小家伙就被活生生的抛了出去。


看见小猫被自己甩飞的一瞬间红毛就后悔了,不就是只小猫吗?不就是挠了自己两下吗?再多的邪火也不能和这么一个小东西发啊!他顿时有种想改改自己爆脾气的冲动。多亏了长年打架的身体反应快,那一刻四肢早就先脑子一步开始行动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拉近了自己与小猫的距离,胳膊使劲向前伸长,最终小猫柔软的肚皮在离地面一米高处落在了红毛的手里,掌心处传来的温热让他那还在当机的大脑慢慢苏醒过来。


“呼——操!……你丫吓死爷了!”


TBC.


评论(1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