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2


几个小时过去, 或因满足了或因疲劳了,两只暴走的野兽终于得以平息下来,贺天办完事没有任何善后的意思,潇洒的转身就睡了。红毛就没那么幸福了,把自己分孖身上的套孖子褪了下来,是的,贺天一直都要求他带套子,不许他射在被褥上,而贺天却在他的内部灌满了自己的粘孖稠。本想去简单的洗个澡,无奈于使不上力气,红毛也只好作罢。


由于没有清理而导致的下半身不适,使红毛一宿都辗转反侧不得安眠,并非不困,只是因为身体每一个关节都在吱吱作响,有时红毛不禁在想: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都能被贺天折腾成这样,那见一那把小骨头还不得被拆散架不可?转而一想便开始自嘲:贺天对待见一一定就会很温柔吧,毕竟他是那么珍惜见一,而自己……只是一个发泄的工具罢了。


越想越心烦,本来疲惫不堪的大脑被这些苦闷繁琐的事情折磨得十分清醒,完了,这下睡不着了。红毛本想翻身下床去抽根烟,但后来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原因有二,一是身体条件实在不允许,二是他不想吵醒身旁熟睡着的男人。因为他真的很喜欢他。


红毛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在床上翻动了几个小时,直到快天亮时才有些朦胧的睡意,渐渐的开始从浅眠过度到沉睡,可惜老天不作美,腰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伴随着一个冷漠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喂!……起来了!”


“啊……痛!”


没有像平时那样因为起床气而暴跳如雷或是破口大骂,只怪腰实在太疼了,疼到他僵在原地不敢轻易动弹,生怕再多动一下腰都会应声断掉,从牙缝中挤出一个「痛」字都耗费了他不少力气。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时正以一脸很不耐烦的表情站在床边。


“你还要我叫几遍啊?快起来!”


仔细一看贺天已经穿戴整齐了。呵,不想和他一起出门啊……也是,会引起误会的。红毛艰难的坐起身子,被子顺着他的动作滑到大腿根,结实的上半身一览无余,青青红红的痕迹遍布肩头、锁骨、后颈和腰侧,而胸口简直就是重灾区,乳孖尖上的红肿仍未消去,乳孖晕上也烙下不少青紫色的牙印,这叫一个狼狈。


“……”


看着眼前的一幕,贺天危险的眯起眼睛,动了动喉结但并没有再说话,最后也只是哼了一声便扬长而去,留下红毛一个人呆坐在床上。空调的冷气让红毛不禁打了个寒颤,真冷啊,但更让他心寒的是那声带着轻蔑的鼻音。


“呵……果不其然……”


自己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TBC.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