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不是你的错》


#1


“嗯嗯!……啊……操!……你……哈啊!……你轻点儿!”


空荡荡的卧室里只放着一个设计极其简介的双人床,有两个青年正在上面翻云覆雨,其中一个是黑色短发,另一个则顶着一头妖艳的红发,被汗水浸湿的红色发丝伴随着他主人的来回晃动而在空中划出淫孖靡的弧线,这一切在昏暗的环境里都显得那么色孖情。可惜这并不能让那个黑发青年对身孖下的人产生半分温柔。


“……”


“啊啊!……我说……嗯!你轻一点儿不行吗?”


贺天没有回应,只是不顾对方死活的又猛孖顶了几下,先前的要求不但没有被实现,反倒换来了一波更加可怕的贯孖穿,这下红毛实在承受不了这过力的冲击,只好说了软话,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意气用事没意义,明天早上下的了床才是硬道理!


“闭嘴,别发出声音!”


“……呜!”


冰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与身下火热的运动形成极大反差,不禁让人从里到外战栗起来。那是没有丝毫感情的语调,如果你仔细听,说不定还能听出一丝丝的不耐烦。红毛只好咬孖紧唇边的床单,发出难受的哽咽声,竟落得如此悲凉,他都开始怜悯自己了。


“……哈……见一……”


“……!”


贺天用性感低沉的声音唤出一个名字,但那并不是自己的名字。啊啊啊,又是这个名字,见一,每次做孖爱时贺天都会挂在嘴边的名字,那个让他可遇不可求的人。这个叫见一的在隔壁班的男孩占据了贺天心中所有的位置,就叫一条缝隙也没有给自己留。


幸好自己早就习惯了,但不得不承认胸口仍旧在那一秒狠狠的抽痛了一下,零零星星的希望再度被碾压接而化为乌有,眼眸中仅存的一点光芒也随之暗淡下来,这下可好了,现在就连自我怜悯的力气都不剩了。


这就是事实,无需多言,红毛很默契的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以便于贺天很好的自我催眠,他在和他心爱的见一做孖爱,而不是那个永远令他嗤之以鼻的不良少年。


在这种情况第一次发生时,红毛曾恼羞成怒的揪着贺天的前襟质问他为什么,而对方只是很平淡回答道:“我只不过是在想象着正与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在一起罢了,名字嘛,无意识喊出口了也很正常。”当时他的语调是那样的平缓,既不愧疚也不慌乱,一字一句都没有一点温度,听不出任何波澜,也看不到一点希望。


要说不伤心那绝对是鬼话,毕竟自己是喜欢贺天的,但红毛不是个矫情的人,大局已定,越是挣扎自己就会越狼狈。反过来想,精神肉体各取所需,乍一听也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只不过这样的结合没有所谓的羁绊可言。况且他也知道自己还没有好到值得对方去喜欢的地步,所以,不喜欢我,不是你的错。


评论(22)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