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D

脑洞极具萎缩中〒▽〒

#31

「前情提要:贺天表面上和女生约定好要在后天自习课一起报复红毛,让她把她哥哥引进学校,其实内心很急迫,他生怕红毛会在这期间对他心灰意冷。」

中午一下课,那个女生立刻跑下楼来到篮球场,利用午休时间打篮球的男生们还没到,趁着四下无人,女生赶紧打开了手机里的通讯录。

“喂?哥,跟你说个事儿。”

「喂?小菲啊,啥事儿?」

“贺天说了,后天就让你们过来。”

「……哈?贺天是谁?」

“就是我们校草啦!上次和你说过他也要收拾那个死红毛,让你一起来帮忙不是吗?”

「啊啊,那个啊。」

“真是的!你到底平时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听着电话那头不紧不慢的声音,女生气的直跺脚,自己这个不着调的哥哥啊,从来都对自己不上心,就连之前跟他反复声明的事也好像从没听过似的,着实让人头疼。

「啊,知道啦知道啦,后天我过去就是啊,没事就撂了啊……嘟嘟嘟……」

“喂?……喂!烦死了,又挂我电话!”

要不是贺天来找她,她才不会拉着脸去找自己那个傻逼哥哥,不过如果这次真的能帮贺天解气,说不定以后可以跟万人瞩目的校草走近一些!啊啊啊啊,再苦值了!

女生乐观的这么想着,不免放松了警惕,完全没注意到电话中途时就走过来了一个人,那个人站在离篮球场不远处墙角的影子里,无声的窃取着信息,并在女生离开前默默的离开了。

另一边,已经翘课一上午的红毛和哥儿几个在学校门口的快餐店点着餐,红毛若有所思的摆弄着手机,坐在他身边的寸头好奇的偷偷瞥了一眼,只见手机屏幕上是与贺天的微信聊天页面,红毛正一条一条的删除,虽然大部分内容都是贺天单面的指派任务:「过来给我做饭」「给我带一份早点,放我桌上」「我在XXX路上,给我送把伞来」或者「现在来我家,马上」等等,而红毛每次也都只回一个「嗯」或者「知道了」。这样在别人眼中毫无营养甚至有些欺负人的对话,在红毛眼里却成为了唯一的回忆。他重复的把每一条都在心里默念几遍,再咬着牙把它删掉,就这样一条一条的不断删着。

“你要是实在不舍得……就别删了。”

旁边的寸头实在看不过去了,既然删的那么痛苦,那不如就留着,也算留个念想呗,毕竟自己手机里也留着一部和分前女友的对话,偶尔看看还是挺窝心的。回忆嘛,就算你都删了他的信息,心里要是放不下回忆永远都还在,与其那么纠结不如就留着,哪天再看见也算是一个对自己感情的记录。

“没事,每一条我都背下来了。”

红毛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寸头听了差点没把嘴里的可乐喷出来,你说你,这是何苦为难自己呢,表面上删了,却又深深的记在心里,这是做什么呢?用来慢慢折磨自己吗?可是这话谁也不敢说,看着红毛这么痛苦,大家谁也都不好受。

“呦,今天人这么齐啊。”

一个不算陌生但也谈不上熟识的声音从快餐店门口传来,红毛回过头去确认,得到的结果人心中想的一样,比自己高一年级的不良头目——蛇立。

“这么巧啊……”

红毛见那人越走越近,闷闷的寒暄了一句,大概所有人都听的出来这个「巧」并不是他若期待的。但蛇立显然吃不在意,他是带着目的来的,至于对方愿不愿意见他,他并不关心。

“是啊,好巧啊。”

蛇立一把用胳膊勾住了红毛的脖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店外面拽,还没等红毛反应过来,自己的哥们儿们已经要上去阻拦,蛇立回头笑着朝众人说了一句「借你们老大给我一会儿」后便拉着红毛出了快餐店。

“什么事你就在这说吧。”

“不,还是去个人少的地方吧,比较方便。”

出了店后红毛便开始轻微的挣扎,蛇立却执意圈着他往远离人群的地方走,过程中有不少路过的学生向他们投来差异的目光,又都在蛇立警告的眼神中纷纷收回了视线。

这一幕被马路对过的贺天看了个正着,好奇之余更多是不爽,这他妈就有意思了,合着除了自己红毛和谁都能勾肩搭背的,对方还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这不是在逗我吗?

“喂!”

喊出口后贺天就后悔了,因为后面该说什么他还没想好,只是单纯的冲动使他想阻止红毛跟那个白毛……唉?等等?那家伙……该不会是蛇立吧?!那个比自己高一年级的混蛋,上次学校运动会时就和自己过不去,见一还说蛇立貌似跟踪过他一次,现在他又找红毛做什么?

贺天总有一种放任红毛跟蛇立走就没好事的感觉,当机立断,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得把他喊回来!

“红……呃,莫关山!”

TBC.

评论(21)

热度(57)